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塞夏】Opium

Opium
feat.河懿

 夏尔去过刘的烟馆,并极其吝啬地只留下四个字的评价:醉生梦死。

对此塞巴斯蒂安表示不置可否。 


猫女们以如梦如幻的声线反复吟唱着法文歌曲,略微沙哑的嗓音似是罂栗般令人沦陷其中。此起彼伏的合唱也好,时高时低的独唱也好,都在重复一首极其单调的曲子,但并不令人厌烦。

 “Mon opium,pas de sérum,mon opium,opium.” 

不过夏尔以极其坚决的态度拒绝了刘的“邀请”,推开了反反复复戳过来的烟枪。

他的理由是上了瘾,就输了。 他夏尔·凡多姆海恩绝不容许在任何游戏上输掉。 

塞巴斯蒂安倒不是没尝过人类所谓的“沉沦”,只不过那样的沉沦让他觉得还不如醒着好就是了——没来人间前他曾和贪婪之魔玛门抱怨过。玛门仓库里的致幻剂比起人类的效果要好上千百倍,但塞巴斯蒂安就是嗤之以鼻。 


能使恶魔沉沦的东西?去人间找就是了。 


抱着如果阿斯蒙特斯敢骗他,他就完了的心情,塞巴斯蒂安去了人间,并在一次为自己举行的祭礼中遇到了夏尔。 



名为“天使”却比恶魔更加凶戾的白执事被鲜血化上了浓艳的尸妆。塞巴斯蒂安叹了口气,背对着夏尔问道,还想做什么。 

——结果什么都没拿到。权当来人间吃了一顿饭好了。 

带我去刘的烟馆。夏尔静静地答道。以醉生梦死的方式结束我的生命。

 这一场游戏我已经赢了。另一场,我还没输。

 塞巴斯蒂安愣了愣,随即优雅如水地答道,Yes,my Lord. 

——就当来人间吃了一顿大餐好了。 


糊纸的红木雕花窗隔出的小小包间并无颓废的气息传出,反倒是有着兴奋的喘息声。

 塞巴斯顺着夏尔精致的锁骨印下细碎的吻。 夏尔尝过一口的鸦片被随手扔在墙角。除了满嘴的苦涩蔓延开来以外,喜好甜食的夏尔对此没有任何好感。 

夏尔拼命抑制住糜乱的呼吸,氤氲着雾气的蓝色大眼对上了丹红的长眸。

 呐,塞巴斯,人类……是极其容易上瘾的物种呢。 

是啊,我的夏尔。 

不过呢,我可是不会再……毒瘾发作了哦。因为这之后,一切都会变成不真实的。 

夏尔真是自私呢——把我拉入深渊却想留下我一人,被这毒瘾折磨到永恒?

算是……赢家对输家的惩罚吧。 

不过夏尔也很可爱哦,你以为毒瘾会随着生命消逝而消失吗?它可是会深深地烙在你的灵魂之中,而你的灵魂……终属于我。 


手指在白皙的胸前画着圈圈,呼吸无法克制的越发急促。


 真是高贵呢,夏尔……在罂栗的诱惑前也毫无反应。

 我才不会对如此低级的鸦片上瘾,那瞬间的欢愉太虚幻,太过难以相信。而就算沉沦,就算醉生梦死,我也要在最好的梦中沉沦。 所以……塞巴斯……这是命令……给我……最好的…… 

Yes,my opium. 


从轻轻的抽刺到猛烈的冲撞,甜腻的娇叫声溢出口外,纤细的手指在背上掐出了道道红痕。 

你,是我未曾敢尝食的罂栗。


这种话不必说出口来,因为能在彼此的心中听到。

 呐…… 怎么? 请

永远记住,你现在所拥抱的我,是真实的…… 

真实的梦境? 

……总之,是真实存在过的。 


分不清是谁的喃喃,谁的爱语。 


谁上瘾,谁就会输掉。

所以……现在是平局。 

平局么……唔……我还是想赢…… 


吻上那逐渐停止颤动的睫毛,抚平那稍微有点乱的发丝,执事笑笑,抱起宛若睡着的少爷跃出窗外。 

分胜负的事,等会再说吧。 现在得先去找路西法允予你成为恶魔呢。 


人去楼空,只有那真实却并非真正的罂栗还在烟枪中自顾自地燃烧着,散出致命而诱人的香气。 

猫女们还在不知疲倦地唱着: “Mon opium,pas de sérum,mon opium,opium,opium……”


Fin 后记 

尼玛这是第一次写H文……还请多多指教。 

以一种非常清水的方式给带了过去…… 但总算是写出来了! 

以前没有体验(以后也没有)所以只能凭空想象 主要是在写《夜色掩罪》时写了一段关于刘的烟馆的然后延伸出一点东西= = 还会延伸别的,比如说夏尔从未听过的塞巴斯对葬仪屋讲的笑话。 

凌凌很喜欢这些细节呢~笑 

好了没脸再说了怎么感觉像犯罪一样。 多多磨练去……为了以后的稿费。 下期再见= =


再后记:
原来我初一就写过R18了!?还是这么差劲的方式!?
WTF(╯°□°)╯︵ ┻━┻太太太可怕,果然我从以前到现在对R18都非常苦手。
最后还是用了【河懿】来feat.毕竟我就是我。
背景音乐是Emili的Opium.

评论
热度(14)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