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摸鱼群第七期周练[CP五状态]

使用静临CP,写出该CP的五种状态。
1.该cp的普通日常
2.该cp的撒糖闪光弹
3.该cp的绝望时期
4.该cp的神经病发病
5.该cp的色气一刻


准备好了吗?


哟西,那么开始——☆




·普通日常


收债人的工作时间通常和电话交友的旺淡季挂钩;通常而言,开学后便是最常见的一波淡季,毕竟那些可爱的女高中生都得回去上课了。


不做文书工作的静雄在告别了汤姆先生后并没有急着回家;他顺着Sunshine60大道慢悠悠地逛,途径牛奶屋时停下脚步去点了杯热牛奶打包。


他就这么一路到Sunshine60大道的尽头JR池袋车站。再向前走便是禁烟区了,他打住脚步找了根灯柱靠着,将牛奶放好在柱子的另一侧后翻出香烟和打火机。


即便是工作日的工作时间,这里的人流量也相当可观。静雄透过那一小片烟雾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声不吭闷头抽烟。


抽了约莫半晌烟,他掐灭烟头。静雄伸了个懒腰,打肺腑里吐出声愉快的叹息。


今天也是没有异味的舒适的一天。他这么想,弯腰去拎脚边的牛奶——


啊呀呀。


牛奶不知道什么时候倒洒了。










·撒糖闪光弹(LINE使用设定)


“发送 甘乐 定位消息”对方未读




面容清秀的男子按灭手机屏幕后,冲点单的小姑娘微微一笑:“一杯摩卡。”


“还需要点什么糕点吗?”


“一杯热牛奶,加两份蜂蜜。”


“诶?…可是先生,点单上……”


男子困惑地眯起眼,“不方便吗?真遗憾,不过你这样可爱的小姐也让人不忍多加为难呢。”


说着他歉意地一笑,拿起单号,离开排队的队伍去找位置。




“是靠窗的位置哦”对方未读


“不知道小静这样的暴力机器会不会记住打碎过的窗户呢?”对方未读




那位被夸赞可爱的小姑娘和女伴交接后轻快地跑去吧台。


“28号的单做好了吗?”


“还有两单。”


“能加一杯热牛奶吗?要多两勺蜂蜜。”


“单上没有这个饮品吧?”


“拜托了嘛~”


“好好,依你。看你这脸红红的,看上哪位帅哥了啊?”


吧台的女孩子把托盘递给她,女孩羞涩地诶嘿一笑去寻找28号单的位置。


她没有找着方才面容清秀的黑发男子,困惑之下她多寻了一遍,在一个紧靠落地窗的位置上找到了放得不太显眼的28字样。


可、可是,坐在这里的……


难道说……


“啊,请问,打碎过的落地窗……”


女孩子脸一红,放下托盘低语一句“打扰了”就噌噌地跑开。


“……是这一扇吗。”


金发男人困惑地把最后几个字眼念完。




“您的好友 虫 发来定位消息”已读










·绝望时期(《折原临也与晚霞》设定)


一度差点杀掉自己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度差点被自己杀掉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现在的小静,是什么心情呢。”


静雄猛地惊醒过来,太阳穴突突地跳。


对方只是坐在自己面前三两步的轮椅上,翘着的腿微微发抖。


而他本人则是温和地,再次重复:


“现在的你,是什么心情呢?”




静雄深呼吸了一口气。


“不是和你说了吗,别再来池袋了,临——也——君——啊——”


“回来参加妹妹的毕业典礼呢?”对方佯装出一个苦笑,“我可没办法让校长说,‘啊,今天大家一起坐两个站去新宿参加毕业典礼吧!’”


随后他耸耸肩,换了一条腿继续翘着:“何况我早就不住在新宿了。”




静雄一时没了气。


就像一桶在南极泼出的沸水,啪地一声在空中冻成了冰,凝固在空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尴尬地当一块满身是刺的冰雕。


他没吭声,只是瞪着对方。




“可以了吗?”临也慢慢地摇着轮椅,打他身边缓缓地移开。


来良校园的铃声划破了这个死气沉沉的清晨。










·神经病发作


噗吱!


[和平最高兔 将 甘乐兔 的脸打得凹了进去!]


[甘乐兔 体力 -200]


斗兔笼外传来一阵欢呼。


“不愧是和平最高兔!这可是我下了赌注的兔子!”


“甘乐兔打他!打得他脸从尾巴凸出来!”


两只圆滚滚的兔子向两侧一跳分开来,互相警觉地望着对方。


和平最高兔是一只黄橙橙的垂耳兔,整只兔子看起来懒洋洋没什么精神;甘乐兔是只比他小一圈的黑兔,却是喜欢上蹿下跳的类型,根本没有一只兔子基本的矜持。


[Round 2]


甘乐兔抬起一条前腿,和平最高兔懒懒地白他一眼。


[甘乐兔 伸出了爪子!]


“一只兔子为什么会有爪子啊!”


[和平最高兔 进入 内心崩溃 状态 ]


[和平最高兔 持续掉血 体力 -5]


[和平最高兔 持续掉血 体力 -5]


[和平最高兔 持续掉血 体力 -5]


[甘乐兔 对 和平最高兔 使用了 抓!]


“甘乐兔!揍他!”


[和平最高兔 体力 -2]


“怎么有这么皮糙肉厚的兔子啊!”


“有爪子的兔子为什么会好意思问啊!?”




“小静,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赢?我一定让这些巫师全部变成豚鼠。”


“你也就只会变豚鼠。”










·色气一刻


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


“…你在干嘛?”


金发上挂着的水珠随他一歪头,几滴落在肩上的浴巾上。


“看你。”


男人耸耸肩,又有几颗水珠落入锁骨的凹坑里。他大踏步走进厨房,临也跟着在沙发上挪了挪位置。


男人伸出修长紧实的双臂拉开冰箱门,小麦色的肌肤在冰箱内扑出的白气间若隐若现。他拿出一瓶牛奶,转过身。


“到底在干嘛?”


“聚精会神地看你。”


临也懒洋洋地应答。


男人没有搭理他,右手抓紧牛奶罐左手中指勾住拉环,稍微一用力拉开。他将牛奶放到唇边,左手手指略微一弯一伸将拉环弹到垃圾桶中。


窝在沙发上的临也换了个姿势,赤红的眼眸湿润得像个孩子。


两三口喝完牛奶的男人大跨步走到他身边坐下搂住他。“到底在干嘛?”他又问了一次。


临也终算坐直了身子。他直视着静雄。


“今晚让我在上面吧。”


说着他凑过去,舌尖将男人嘴角的牛奶卷入口中。


---FIN---




最后配个图~



---real FIN---

评论(2)
热度(29)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