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塞夏】冗談 (上)

一片嗡嗡声。灰蒙蒙的天与腐烂了花瓣的土地交融又分开,他抬头是黛紫的天空与乌黑乌黑的秃枝树干。在眼前一跳一跳的巨大肠腔上漂浮了黑色的牛奶,胃酸泛入嘴中,内里空洞,喉咙涌上呕意——


老爷。


业火自细碎的裂缝喷涌而出,官能疼痛叫他分不清冰冻或灼热。鸦羽上端柔软下端锋锐,吻过他所有新增的伤痕——


老爷。

老爷。 

老爷。

 蓝衣影回眸笑容潋滟。

 

老爷。

 老爷。

 他迈不得步呐喊锁在喉中飘逸而出的是蓝衣影蓝背影。

 

老爷。

老爷。

老爷。

 

鸦羽。

蓝背影。

鸦羽。

黑背影。

……

黑衣影。

谁的蓝背影蓝背影黑背影羽色衣影背影老爷笑容潋滟面色僵冷业火伸着舌头谁的羽蓝背影黑背影背影蓝蓝蓝谁的鸦羽谁的谁的黑黑黑黑黑——

 

冗談

    [2015/7/27 feat.河懿]

45粉点文(塞夏-黑主仆PARO)献给 @Lilith的小行星 &塞夏

 很抱歉拖那么久QAQ

 

5:59.

他睁开了眼睛,冷汗顺势与他的眼球亲密接触。视线一糊,就只看清枕边一根羽翼。

一根雪白的鸽羽。

他不住眯了眼,片刻后大喇喇地伸手——左手揉眼右手捻起那根鸽羽,拿近了看;鸽羽的尾部几个新鲜的花体字母,Ciel。

夏尔盯了那小行怪陌生的字一会。清晨还静谧着,只有微微的凉气携铁锈味飘入,在他那睡得温暖惺忪的脸上挠了个痒痒。他打哈欠,顺带伸个懒腰,细小的身板咔啦咔啦一阵脆响。床头边有个铁制的小床头柜,两个抽屉那种,上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摆——哦,原本摆了块小怀表,不过现在已经被他捏在手中了。夏尔轻车熟路地把怀表挂到脖子上塞进衣领里,翻下床瞅向墙面上的镜子,镜里的自己举起了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把乱糟糟的一窝头发抓顺——

“塞巴斯蒂安!”

头发卡住了,手指一用力,疼。

……那混蛋,去哪了!

少年忿忿地这才想起他的仆人应当前来为他更衣。他索性不理睬头上的鸡窝,一转身想去按铃;骨子里的傲慢被敷衍让他火大,也让他清醒。他的手在一排静悄悄的黄铜铃铛前怔住了。

这不是我的房间。

不仅不是他的房间,他身上也不是穿惯的宽松睡衣,两只眼蓝蓝的,是大多数上流阶层的贵族都有的颜色,刚睡醒没带眼罩,偏长的刘海扎得他眼睛难受。夏尔在心里一件一件事默数过去,他脑子里却还是昏昏的。太不可思议了,他多梦又浅眠,枕头下还压着支左轮手枪,能不知不觉给调换了房间,绝非人能办到……

脑子里就立刻跳出一张笑眯眯的大脸。

夏尔觉得青筋要跳出脑门了。

这个可恶的恶魔!

 

气呼呼的小少爷在走廊里光着脚丫子飞奔着。几秒前他还踢踏着那对看起来很合脚的工作靴,踉跄了几步,觉得自己像个小瘸子便给踢掉了。他体重很轻,脚步却通通地响,整个清晨只有他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没弄错的话是从执事房间内跑出来,巴鲁提、梅林还有菲尼都住在这附近。他平日少有来下人居住处,也没必要带客人参观,因此中途还迷了二三回路;但他脑子里依旧有一副凡多姆海恩宅邸的结构图,尽管线条混乱得很,也能带他走到目的地去。

他终于跑到自己卧室的门前了。夏尔先弯下腰长吁了口气,粘腻的汗水第二次打湿了身上的执事服。随后他像只小狮子一般扑到门上,砰砰地砸门。

“塞巴斯蒂安!滚出来!”

“给我出来!躲在里面很有趣!?”

“狗怎么能不经主人同意随便进入主人的房间!”

少年每喊一句声音就尖锐一分,辱骂之词与刻薄的声调一同划破了凡多姆海恩庄园的清晨。但他才不管,他是这个庄园的主人不是吗?他大可在属于他的国度里为所欲为,那才是他应有的姿态,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大早上的满身是汗在自己卧室门前歇斯底里——

羞恼爬满了他的脸;夏尔有些累了,在门前一屁股坐下。

被硌痛了。

是喔,钥匙。

夏尔把手往屁股后的裤兜上一摸,摸出一把黄橙橙的小钥匙;他盯着那把钥匙,喉咙里哈得干笑一声,把钥匙捅进门锁里大力扭转。

钥匙险些断在锁孔里,不过门倒是颤颤巍巍地开了条缝。夏尔跳起来撞开门,赤脚一下没站稳踉跄着摔进门里,耳朵偏偏没听漏一句含着笑意的“啊呀”。。

他要找的人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坐在他的大床上盖着被子还蛮装模作样。

人模狗样。夏尔默默腹诽。

“啊呀…我还以为是哪只顽皮的小猫挠我的门渴求我的爱抚呢,却没想到是这么不讨喜的一只小灰猫;”塞巴斯蒂安眯起蜜红的双眸看向夏尔头顶的鸟窝,“夏尔君,今天早上的行为真是太无礼又莽撞啊。”

“你滚下来!”

塞巴斯蒂安哦了一声,声调上扬。他从床上不紧不慢地翻下来,头也没转向夏尔,就不咸不淡地道:“夏尔君,过来。”

夏尔险些没气晕过去。

“过来。我不说第三遍。”

夏尔瞟了坐在床边的塞巴斯蒂安一眼,忽地笑了起来。“塞巴斯蒂安先生,”他做了一个深呼吸,“你是不是搞错了自己的身份?”

他笑得同他声音一般阴柔,像只狐狸。

而塞巴斯蒂安也终于勾起了唇角。他的嘴真大,夏尔心想,能够在脸上拉出这么一长条线。

下一秒他就跌坐在地上,脸火辣辣得疼。

“夏尔君,先姑且原谅你今日的无礼,”塞巴斯蒂安自上而下俯视着他,蜜红的双眸冰凉凉,而手还扬在空中,“但别认识不到身份尊卑之别。”

夏尔微微睁大了双眼。

那只打他的手上,戴着一枚他认得的大戒指。

蓝色的大戒指。

TBC.





终于有对点文一点点回应了哈哈哈哈哈x

苍翠也在动工中wwHP梗的朱修和小精灵梗的静临暂时还没能想出什么让我觉得“哦真棒”的脑洞orz

不是虐哦!不是虐哦!【认真脸


p.s.:Ciel骂人是最难描写的一段QWQ不知道如何能界定出贵族的愤怒呢。

评论(1)
热度(11)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