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Still Water 01

                                           feat.河懿

 [BGM:Maksm Mrvica_Still Water]
 
 

这是一个迷人的午后,温暖又悠长的日光涂在绒绒的草地上与护城河的粼粼水光间,缱绻微风裹挟丁香花的芬芳香气在每一株茂盛的植物间留下自己的足迹。酒吧的老板将唱碟放入老旧的唱片机,略微沙哑的唱腔开始断断续续地吟唱麦胚牛奶

 

 

此时钟楼的大钟敲响了,一连15下。落在哥特式风格钟楼顶尖的灰鸽都扑腾腾地飞了起来,随后又慢悠悠地落在了偌大的广场上。它们咕咕叫着,在广场上自顾自一板一眼地行走。 

 


“嗬,下午三点了。”

 

一位绅士放下了高脚杯,掏出袖口的怀表打开一看,说道。

 
 


无心的一句话仿若某种奇怪的咒语,使得绵长的午后戛然而止。每一位绅士都拉开凳子站起身——如此整齐划一的动作让人怀疑他们是否事先约定,然而他们都如此神态自若——,与淑女同行者则向对方伸出手,请求那些美丽的小姐将手交给自己。为数不多的侍者纷纷忙活起来,给各位先生递去他们的手杖、礼帽,顺带提醒淑女们别落下了她们缀满蕾丝边的阳伞。酒吧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打有些昏暗的馆子望出去,那些坐落在大街小巷、风情各异的酒吧与咖啡馆亦正涌出大量的先生与女士,他们走在洒满阳光的街上有说有笑地离去。

 

 
 

广场上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起初几只灰鸽被惊起,不过它们很快就习惯了这些两脚直立的动物们。比起对这些奇异的、无害的生物咋咋呼呼,鸽群更加愿意把时间花在享受这晒得它们暖烘烘的太阳上。然而过不了多久,人就会越来越多,穿梭在西裤与高跟鞋间的鸽子们已然受不到阳光的恩泽。人群间接不断的窃窃私语、小孩子的嬉笑与哭闹煮成了一大锅嗡嗡的杂烩,冲得它们头脑昏昏沉沉,鸽群只好在人的脚边含糊不清地叫着,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嘲讽与抗议。

 
 
 


 
 
 


 
 
 

酒吧老板坐在吧台后面,对着空无一人的酒吧发了一会愣。

 

那位报时的先生先前坐过的位置上还摊着一份今日的早报,花体大字的标题正试图以某种浮夸的形式渲染出它的骇人听闻——其实它本并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这件事早在一个月前便已传得满城皆知了。

 

酒吧台后的摆钟钟盘上,分针正指向Ⅳ。酒吧老板咂了咂嘴,心想分针再转动几个格子,那位臭名昭著的间谍就该出现在广场中央了。这规模不大的酒吧就坐落城市广场的一角,他大可轻而易举地自小窗看到外头发生的一切,包括现在几个工人正手忙脚乱地搭建起绞刑架。这扇小窗只有几个优点,不必离开吧台便能看到外头是其中一个。有时候会有小孩子把肥嘟嘟的脸搁在窗台上,他可以好脾气地从小碟子里抓一把太妃糖递给他们;或者在窗台上的花瓶里插一两朵时令花朵——反正他的酒吧也不走阴郁颓靡路线,几多娇艳欲滴的鲜花倒也不会显得格格不入;再来就是风雨交加的仲夏夜,夏雷滚滚而来,是哪一位诗人说“雨夜会有惊心动魄的邂逅”来着——


 

笃笃。

 

他疑惑地抬起头,一张娃娃脸挡住了黑压压的人群。

 

“下午好,Shizuo。在这样热闹的下午里能在这可爱的小酒吧里见到你,可真谓萍水相逢也是他乡之缘,千年修得同船渡。”娃娃脸先生热情地向他打着招呼。

 

Shizuo认出来了,这是城里有名的医生Shinra,服役时作为军医曾一手将无数伤者打地狱边缘拉回来——包括自己,实际上倒不如说自己受他照顾的次数最多。他微微颔首,没有试图纠正他,“下午好。”

 

Shinra很明显没有把他回复的简短放在心上,反倒是继续热情地开口,“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愿意进来坐坐,你这静谧的酒吧比起那热气蒸腾的人群真的是放松心情的好去处——然而很遗憾地是,我不能。”他摊摊手,“我还得在他身边呆着一直到他的人头落地,免得大帝心血来潮前来赦免他,虽然我觉得不可能,并且他也用不着。那个男人,说真的,竟然是我的熟识,你没办法想象他有多么令人作呕——我并不是贬低他,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做这种行当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今年他在我这有过16次枪伤的治疗记录,我就知道他在跟一些危险的人打交道。”他伸了个懒腰,Shizuo这时早已转身到吧台边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Shinra接了过来,“谢谢。你说我们有多久没有处死过一个货真价实的政治犯了?”

 
 

 
 

Shizuo沉默了半晌。“五年。”最终他慢慢地说。

 
 
 


 
 
 

“对,五年整了。时间真快,乌飞兔走,白驹过隙。这五年真是过得心惊胆战,市民间处处都是戒备,人心惶惶,草木皆兵。能够结束这一状况,我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我的酒吧开始有人光顾。”


“是吧?来你这喝上一杯真的是个上好的选择,尤其是这刀光剑影的五年终于落下了帷幕!——所有人都该互相道歉,互相原谅,互相拥抱,互相亲吻。这是整座城市共同的节日,今天过后所有人都该迎来幸福与光明的未来。”Shinra张开双手作拥抱状,使得他忍不住用手推开那张娃娃脸。

 
 

“你这样对我,我感到非常难过,Shizuo。”

 

“够了Shinra,”Shizuo终于忍不住了,“别告诉我在这个时间点前来拜访,只是为了和我喟叹阳光灿烂的未来。”

 

医生一愣,娃娃脸上出现了一个狡黠的微笑。

 
 

“我想这一个月来你都没有看过报纸,尽管报童保罗忠实又敬业地在每天六点把早报放在酒吧门前的台阶上。”


 

“不,我刚刚看过了,”Shizuo指指那张被报时先生遗弃的报纸,“毒花以赛亚之黄昏,可骇人了。”


Shinra摇摇头,“一个月前就开始报道这位先生了,他的一言一行都能成为报纸头条,我想这些头条大可整合成一首长诗,收入荷马史诗中。”他咳了一声,“所以你,Shizuo,你在这人群中显得太格格不入了。我知道你不好时事,但对于这件新闻,你竟然一字不提一语不发,我只能猜测你是在刻意回避——尽管我并不清楚你回避的理由,也不认为你有任何机会曾与Izaya打照面。”

 
 

“……Izaya?”


 

Shinra完全不理会静雄哑着嗓子喃喃。“是这样的,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Kadota前天犯了伤寒。我也是刚刚从Togusa那儿知道这事。”他直视着Shizuo微微睁大的琥珀双眼说道。


 

“Kadota不在的话,这事情会变得很棘手。我们不能把已被大肆宣扬近个把月的事情延期,更何况这事对每一个市民来说都意义重大。”

 
 

Shizuo的喉结动了动。

 
 

“我们需要一个麻利的刽子手,”Shinra声音略微一低,但很快亮起来,“没有人能比你更胜任这事儿,Shizuo。

 

“我很抱歉提及,但无论你是否承认,‘干架人形’这一绰号早已满城皆知。你也该清楚这事。说真的,伙计,事情迫切,你倒不如快刀斩乱麻,磨刀霍霍……”


 

Shinra自顾自地背诵着他在路上匆忙想出的动员大会演讲稿,没注意到Shizuo早已站在他身后。他戴上了久违的蓝墨镜,镜片角还沾着点灰。

 
 
 



 

5月份左右的副本,没赶上,就坑到了现在

 
 
 

应该不必算章数……?它只是一篇短文而已。

 
 
 

文中大体剧情使用了一个很久之前看到过的梗,应该是出自哪位日本作家的短篇小说,然而如何考证、如何搜索文章关键字眼和剧情也找不到了…

 
 
 

避免剧透因此这里暂且不透露梗的内容。放完全章(6~7左右)如果有人认出了这是哪位名家的手笔,请务必告诉我Orz

 
 
 

至今未想到标题,所以【摊手

 
 
 

关于麦胚牛奶,是我很喜欢但了解甚少Robert Johnson的曲子。很适合那样的氛围呢w


---2015.8.24更新-----

前段时间终于想到了标题x在查rhapsody时撞入了之前就颇有好感的马克西姆先生的克罗地亚狂想曲,拉了拉列表很喜欢触技曲和间奏,但都没能100%get到想表达的feel.拉到Still Water时忽然觉得“啊,就是这个样子的”——我想表达的东西很乱而且抽象,听到这首曲子时瞬间理明了那种感觉呢。

一首好的BGM不单能match文字,更应该能带来新的灵感。

这首曲子的通常译名是澄镜之水;而我自己则更加喜欢死水这个称呼。

评论
热度(12)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