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神奈川之城●イケ 01

本文隶属于神奈川之城系列,此章为イケ篇。



イケ的汉字写法可作「池」,而「活け」或「逝け」之类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2014.11.5




不一定会很还原的原著向。


食用愉快。
————————————————————
神奈川之城
>>>>Ikebukuro.
                 feat.河懿




“您的找零。”

“嗯。”

“欢迎下次惠顾。”


 




自JR池袋车站出发,东向的Sunshine60大道上遍布商铺。售货员清晰而快速地吐字,送走一位客人又迎来下一位;而那些钻出商铺的客人,手里挽着纸袋,与同行者谈天说笑,走不出几步路又钻到下一家商铺去。


静雄沿着大道走了有些时候,没人踩到他的鞋跟,他也没有;他还没钻进过哪家商铺;至多偶尔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看那些招牌与橱窗一会,唇边滑出几缕烟。


树荫夹杂蝉鸣落在他脑袋上。


“哦啦,静雄君。”


一抬头,狩泽绘理华站在距他二三步的店门前。


“有些时候不见呢,静雄君最近很忙吧?前段时间总有些看起来只能活一帧的人物在天上飞。”


“啊。”


静雄点点头。


“难得今天能够出来散散心,就别板着脸啦~”


 静雄抓了抓脑袋,一截长长的烟灰噗地落在了金发间。狩泽一下子弯起眼笑。


“……你来买书啊。一个人吗?”


狩泽愉悦地点点头,将夹在腋下的书举起给静雄看:“电击文库的更新速度真是抓得人心痒痒,这次竟然就这几本……“她又不无遗憾地补充道,”渡草先生这回誓死不载我们,即使我开出琉璃的写真这样的大价码他也不愿意。所以把全套名侦探柯南搬回家的决定也烟消云散了呢。“


静雄回忆起前些时候渡草面对那辆涂上了黑发少女的面包车痛心疾首,忍不住摇摇头;随后,在狩泽满是期待的目光驱使下,他摘下墨镜。


《灼眼的夏娜SIII》。


他又把墨镜给戴了回去。


“诶,意外——静雄君竟然连把书名看完的兴趣都没有!?“


“抱歉,我向来对他们不感兴趣。“


狩泽再一次长长地诶,“可是我排队开始时静雄君就已经站在这儿呢……还以为静雄君入门无道才好心前来做引路人哦,结果静雄君冷酷无情地拒绝了——开玩笑啦。“


她重新夹好书本;静雄正因歉意想说些什么时,她又回头冲他一笑:


“烟要成烟灰柱啦,小心烫手哦。”







似乎每一日都是平和的。尽管JR池袋站人流量达到270万,街上即使深夜十一点后也依旧车水马龙;可将滑落鼻翼的眼镜推回原位的少女也好,喜欢搭讪或不喜欢搭讪的少年也好,每个人都在温和的框架里展现着他们独有的个性。五彩斑斓又不至于脱离控制,舒适而不至于平淡。


静雄享受着当下的生活,不带半点怀疑。




 


真的吗?


明明压抑得很难受吧。







不消一会逆行的狩泽便消失在人群中;静雄也再次迈开步子。他也说不上自己在漫画店前停下的缘由,也许是仔细读读圣边琉璃的大幅照片海报。但他实在想不起那幅海报上有什么内容,随他去吧。


不一会果真随他去了,静雄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他漫无目的,不带警惕,因此走不出几步就险些被人踩掉了鞋跟。


“对不起对不起!”是少年的声音,既然道歉那就毋须再计较。


静雄回想起来神时代一遍遍冲破人群的自己,想。他侧过头微微颔首,示意对方不必将此放在心上——


“啊!”


……这是怎么了?


他被痛呼弄得摸不清头脑,整个人转过去;第三个人看起来是结结实实地撞在少年身上,而且脾气还不好——“搞什么!?怪疼的啊!”


“对不起……”


“别啰啰嗦嗦了,快点往前走吧;你还这样呆站着,搞不好后面会发生踩踏的。”


少年嗫嚅着还想说什么,被那个青年一掌拍在肩上,整个人便一激灵起来,向前一路小跑;青年的目光转向静雄,神色稍微客气了两分,“先生,请你别这样闲庭信步,后面的人很危险。”


“后面怎么了?”


静雄连忙追上青年,他想起了逆行的狩泽绘理华。


“露西亚寿司被诅咒了。”青年简短地答道。


“诶?”


“说有路人在店后发现了跳楼自杀的女性,但是露西亚寿司二楼没有开业。”


“……”


“你想说为什么?即便她死相可怖也不该引起人群恐慌的;的确,但是那些好奇鬼围聚在一起时,响起了一声枪声。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一连响了六声——喂,你怎么又停下来?喂喂!?”


青年愣愣地看着水泥地被踩出一个脚印坑,寡言的男子没了影子。


 




即便成年,静雄也免不了一遍遍冲破人群。


人流强行被他分开两股,平添几声女人的尖叫和孩子的啼哭,他只得在心里默默念着抱歉;他心底有种危机感,露西亚寿司的招牌在他眼前一点点放大,那种感觉愈发令他坐立不安。


高大的俄罗斯人依旧站在店门,只是他手里没拿着一沓传单;他挥舞着粗壮的手臂将好奇心死不改的年轻人给赶走,顺势扶一把被撞倒的小孩子。静雄跑到他面前时他说“哟,静雄。”就把手中拎着的小孩子递给静雄,像是在匆忙中交付一袋不安分的海虾。


静雄下意识把孩子拎过来,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一边手忙脚乱地调整抱姿一边向赛门大吼:“这孩子怎么回事!?”


孩子被他这一嚇,不哭不闹,服帖地趴在他怀里,像只熟虾。


“A lost boy.”赛门头也不回,回敬以大嗓门,“Take him to his mother, or put him at ease.”


静雄两条眉毛一扭,手臂一紧又差点让孩子哭出声。他思忖片刻,选择先把孩子带进露西亚寿司店安顿好。大道上人潮汹涌,静雄生怕贸然移动孩子出什么意外。


孩子安静地由他带入露西亚寿司店中。寿司店的营业范围空无一人,未吃完的食肆乱糟糟的,有几碗拉面滚到了地上。静雄长驱直入寿司店内部,只见高大的店长正在擦拭菜刀。


“哟。”


店长丹尼斯放下菜刀,给孩子倒上一杯果汁。安抚好孩子后,他随即便转向静雄:“稀客。”


静雄点点头,对丹尼斯的善解人意心怀感激。他瞟多一眼幕布外的营业场所:“没有人了啊。”


“吓坏了,没有结帐就纷纷跑了,”丹尼斯叹了声气,“出于某种原因,我和赛门每天每夜都巡视店外店内一圈,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怎样逃过我们的双眼的。”


“我想去二楼看看。”


“那会破坏案发现场,留下你的痕迹也对你不利。”


“报警了?”


“想必有围观者这么干了。”


“警察不审理自杀案件,没有关系的。”


“看来你不清楚;那六枚子弹是从二楼打出去的。警察总不会不管枪支带来的恶性影响。”


“…我还是想去看看,你可以帮我作证。”


“你…”丹尼斯把眼一眯,“你很少这么固执。”


静雄绞了绞手,“我只是有种预感。”


“哈,预感吗?你的预感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从门田那儿。”丹尼斯一拍掌,“既然那神奇的预感指示你,去吧。”


静雄颔首,合掌接过抛向他的黄铜小钥匙。


他踩着咯吱作响的木质楼梯走向二楼。楼梯不长,但陡。他走到楼梯顶,在有些潮湿的木门上找寻到锁孔。


奇怪,这个天气的木门——,静雄一边想着,一边推开了木门。


一只纤细葱白的手抓住他。


楼梯下的店长自言自语着“В некоторых случаях скорее нужен наскок и напор, нежели безмолвноесклонение головы。①”,声带像长满了青苔。


木门关上了。




 




①:“在某些场合下更需要的是冲击和逼近,而不是默默不语的低头。”俄谚语。






去年1月坑到现在,时间跨度带来的是文风大变x、剧情重新推敲、人物重新设定、三观修正xx等等,因此干脆来番【面目全非的】大改。




尽可能使角色多参与到这个事件中来w

评论(4)
热度(9)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