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摸鱼群第六周周练 [藏起来的证据]

[HP世界观设定]
-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斯-

“孩子们,下课了。”隆巴顿教授一挥手,台下的格兰芬多们与斯莱特林们都如释重负地纷纷起身,收拢他们扔得满地都是的《千种神奇草药与蕈类》。

平和岛静雄也是其中一员,站在鲜橙色的格兰芬多中间。他正尽可能小心地用纸巾擦拭干净自己黏糊糊的魔杖——上次他以清洁咒清洁魔杖就险些起了火。

斯莱特林那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嘲笑声,“你看他那副样子,像一个脑子里塞了马粪的麻瓜。”

他没有抬眼,只是咬住了嘴唇。下节课是魔法史,他得赶快收起魔杖,带着平和的好心情去听幽灵教授讲课。

这当然免不了免动作慢,而斯莱特林的大队人马已经收拾好课本与魔杖,浩浩荡荡地往这边走过来了。他们高声谈论着他们多么成功地驯服了那些大吵大闹的曼德拉草,甚至连下节课——他们将要去上魔药课,斯莱特林最擅长的课程——要用曼德拉草作原材料也被他们讲得头头是道,好像他们已经成功制作出了药剂一样。

“非常简单,我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成功过了,不像傻大个。”折原临也路过静雄时漫不经心地说着,显得有些懒洋洋。这是方才嘲笑静雄的那个男孩子,而此刻他正被那群心高气傲的斯莱特林们包围着,身边还跟了好几个女孩子。

忽然间冬青木的魔杖一弯曲——静雄立刻松开了手,免得它折断。罪魁祸首的男孩重新站直了刚刚猛地靠到静雄身上的身子——“抱歉”,敷衍地——和他那群跟班们一起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静雄险些想朝远去的黑发男孩大吼大叫。但他总归已经四年级了,只好暗暗压抑着怒火把擦拭干净了的魔杖往长袍上的口袋里一戳。





他戳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



没太在意,因为下一堂课的铃声已经响了。



而回到格兰芬多宿舍楼的时候静雄已经困得眼皮打架,肚子里还一团火。他还是无法避免地在魔法史的课堂迟到了,穿着他那没来得及清洁的脏兮兮长袍,拉文克劳们哄堂大笑。他将长袍脱下来往床上忿忿一扔,想了想又把它捡起来挂上衣架。



啪。



有什么东西掉了呢。静雄半睁着眼蹲下身来去捡——



“嘶——”



却被物件尖锐的棱角刮中了。



他自然愈发恼火,静雄本来便不是好耐性的人。他把那块碎片样的物体捡起来一看。

那块铮亮的碎片中,是双红宝石般的眼睛,眼形狭长而带了妖异的气息,略长的眼睫毛湿漉漉地半掩着绯红的眸子,像沾染了满眼盈盈欲坠的红光。眼中尽是厌倦与疲惫,似是没有睡醒的孩子。

然而就是这样一双摄人魂魄的眼睛,正专心致志地注视着自己。

静雄觉得自己没有了呼吸。他试图转开眼光,碎片却像有可怕的魔力把他牢牢定住。他就这样处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窘状,可笑的是对手只是一块破镜子。

那一晚究竟是怎样过的呢?——谁也不清楚了,当事人只记得在几番尝试后,终于按捺着怦怦直跳的心脏直视那双眼睛——那双绝对不属于他的深褐双眼。他如饥似渴地看呀看呀,怎么也看不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只觉得自己身在一个无休止的梦里絮,心中深处的喜悦与悲伤一同涌出,莫名得让他摸不着头脑。



第二天的夜晚再一次到临了,久得像过了一个世纪。静雄早早地钻入被子,拿出那块镜子。

令人惊奇的是,镜子中不是昨天那双令人销魂的眼眸了。一只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带有银戒的食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上的暗木纹。他一开始有些失望,然而那只手突然停下了动作,似乎正对着自己。



几乎是潜意识作怪,静雄轻轻地以手指点着镜面。那只美丽的食指隔着镜子与他指尖相对。他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将整个掌心贴上镜面的了,镜面冰凉冰凉,他怎样也无法打破与那只美好的、似曾相识的手间薄薄的屏障。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多天。静雄看起来有些像吸食了过量福灵剂——其中一天吃午饭时他听见斯莱特林长桌上临也的高谈阔论——精神以萎靡或亢奋来形容都不为过。时而他觉得自己脑子里清晰一片以至于空白;时而觉得脑子混混沌沌,像特里劳妮教授在喋喋不休地上迷雾占卜课。这个时候他就不得不从长袍口袋中掏出那块被他小心翼翼地用手帕裹起来的镜子碎片。碎片里有时是一角飘逸的长袍,有时是银绿相交的丝带,有时是一根紫杉木魔杖,有时是薄薄的浅色嘴唇,每一样都与他关系相去甚远又叫他痴狂。



唯一的好处便是他再很少动怒了,仿佛世界都可以原谅了似得,以至于几次折原临也向自己挑衅他他都没有生气,他甚至觉得临也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很可爱。



“小静最近总是偷偷摸摸地,脸上还有令人恶心的笑容。”忽地爽朗如秋日天空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口袋轻轻一动,“小静在看什么,让我猜猜,是限制级——”

那声音突然就停住了。静雄一抬头,临也正站在自己身旁,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一块玻璃碎片,指上的银环熠熠发光。他眯起一双红眸,嫌恶地翻动他那两片嘴唇:

“还真是它呀。”

随后他把玻璃碎片插回入自己放魔杖的口袋。


“说实话,我很失望。太无趣了。”

静雄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褪去了刻薄又恶劣的语气后临也的淡漠意味着什么,他便已转身而去,斯莱特林特有的长丝带与他那黑袍一角在门边一闪而过。









注释:

※HP四个学院中各自有各自的院色,其中格兰芬多是橙黄色,斯莱特林是银绿色;

※曼德拉草在HP密室章出现;

※四年级是15岁左右,因此文中选用了来神临的设定【似乎并没有关系】;

※福灵剂,巫师药剂的一种,使用它的人会带来好运,但容易上瘾,类似于兴奋剂。魁地奇比赛中禁用;

※冬青木柔韧性不错;

※HP中哈利使用的是冬青木魔杖,而伏地魔则是使用紫杉木魔杖,两人的魔杖中枢是同一只凤凰的两根尾羽;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 desire.



写在后面#

非常抱歉,本周的周练写得很赶,以至于根本没有交代清楚。两人的感情线也不是很明朗。

很想补完,不过本篇似乎是此处结尾会比较符合我的口味。五月下旬会放出临也视角,我想xx

评论(1)
热度(9)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