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摸鱼群第五期周练[鸡尾酒会效应]

私设:动物可修炼成精:)

奶白的雾气自池袋底部自下而上袅袅升起,温暖又湿润地笼罩住整个平和岛时,已然慢了徐徐降临的夜幕一步。

岛主静雄“呵——”地伸了个懒腰,周身筋骨“噼里啪啦”地舒展开来,听着令人酥麻又惬意。悠悠漂浮在水面上的新罗瞅了瞅多年的老朋友——他一屁股坐到了岸边柔软的草地上,微风轻缓拂动了挂了晶莹露水的草叶与他干净柔亮的淡金发丝——爪子往映满繁星的水面一拍,从破碎的光斑间掏出一条银亮亮的小鱼。

“来条鱼?”说着他把鱼往岸边一抛,“夜宵。”他的声音清亮又悦耳。

静雄双掌合十拍住了小银鱼。


啪、啪啪。

噗。

哈哈哈哈哈。


趁着静雄一愣的瞬间,鱼扑棱棱地拍了静雄一脸水花。他只好腾一只手抹去那些水渍。

“晚安,静雄。”

静雄下意识想说“嗯”,这时他才发觉他喉咙里还卡了句“多谢”。两句话撞在一起使他本不善言的舌头打了个趔趄,而新罗则早在这短暂的犹豫瞬间一转身,重新化作一只水獭,向岸谷边聚集的年轻小家伙们游去了。他健康铮亮的灰黑皮毛在激起的浪花间若隐若现,背上几块浅白斑仿若几颗星星。

静雄默默地注视着在氤氲开来浓雾间消失的好友身影,一声不吭攥着手中的鱼往回走。平和岛夜凉,他身形瘦削又一头一脸是水。走了一小段距离他终于下定决心站住了脚,稳住身深呼吸,憋了一口气进肺中。


呼。


裸露在外的手臂覆上一层厚实的熊毛,有力精瘦的手掌亦化作毛茸茸的熊掌。


他这才觉得暖和了些。在很久以前——多久呢?谁也不记得了——静雄生下来就是一只健康壮实的小棕熊,只是他莫名其妙地活了很久,久到双亲好友已然不在,久到距离弟弟幽平搬去羽岛也过去了两个世纪,久到他不但修炼成人形,还能自如地于人的外貌与熊的本体间切换或组合。

这么久以来,他都未能迎来人类外貌24岁之后的衰老,倒是各种感情各种经验杂七杂八地堆积沉淀在这样一只和善的棕熊身上,时间自顾自往上刻了一笔又一笔。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岛主,岛上一切生灵都敬重这位传说般的长者。他守着茫茫池袋中的孤岛,教啄木鸟找着呻吟的病树,邀燕尾蝶寻得甜美的丁香。日复一日日子慵懒,缱绻,悠长,又孤独。


哈!孤独!

好伟大的长生不死呢~

嘘。


静雄手一抖,手中的夜宵啪嗒掉到地上。横冲直撞的绿叶自林间席卷而来,撕碎了漫漫雾气又将其夹带,直到飘落在脚边——一阵旋风,凛冽又轻佻。

他皱起了眉。突如其来的旋风间卷带了某种嘲讽的轻笑,冰冰淡淡;某种不可理喻的傲慢,某种戏弄,凌厉地划过他的耳尖,又从他身边呼啸而过。他下意识想抬手去挠那只熊耳,挠下一小片深褐的皮毛,还带了斑斑温暖的血迹。在他琥珀样的眼中一片片飘飘坠坠的皮毛犹如浸在一锅沸腾的炙热蜜糖中。


月光朦胧,飘浮于雾气,草尖,与往常一般像一曲梦境彼方的子守歌。


而最后一分机智教他宁可未听漏风中絮语戏言。


青筋暴突。他朝无形之风挥出一拳。牙间咯咯作响。他听见少女啊啦拉地又惊又笑。血液沸腾。他的思路逐渐明晰,心跳沉重又激烈,扑通,扑通。

——平和岛如梦的夜晚,有人未眠。

旋风凛凛。他紧随树叶破开的轨迹。那道旋风似乎有了意识,极快地分作三股朝不同的方向逃窜。林子里猎猎作响,惊醒了夜莺与乌鸦。静雄毫不犹豫地冲着其中一道迈开矫健的步子。那道风略略一停又加速钻入林子深处,风声时不时淹没在梅花鹿群六神无主的破碎杂音中——并没有关系,搬动磐石的静雄挥舞着有力的手臂将它砸出去。恢复了人形的两臂上皆是细小的刀枪,如今正裂开成为一道道红。树林寂静了片刻,忽地细小而凌厉的气流撕裂绿叶如小刀带着狠戾刺向他胸膛与头部,与此同时窸窸窣窣的风声又渐行渐远。

尽管是微小的刺痛,脸上却是开了一片血花。

静雄抬起他那可怖的脸,从肺的最深处爆出一声暴怒的嚎叫。

他惊醒了整座森林,一切皆在蠢蠢欲动。然而少女的娇笑也罢,夜莺的婉啼也好,就连鹿群杂乱的足音,此刻都在他的脑海中扑向了消翳。

只有那道风的戏谑,仿若海上的灯塔,令他痴迷,沉醉——


「怪物。」


——发狂,无法停歇。



“真是穷追不舍…拿好你的宵夜。”

冲出森林却是挂满霜冻的茫茫平原,满目皆白犹如纸雕。

他下意识双掌合十拍住那条早被他忘在脑后的小银鱼,咬紧下唇瞪向说话的黑子男子。男子背后是好大一轮沧月,衣摆一圈鸽灰绒毛轻轻飘动,似是有风。

男子显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眯起盈满暗红的双眸。他开口了,清凉秋夜中皆是他的声响。

“临也,”他微笑着,指间薄薄的刀刃析出冰冷的光芒,“妖怪镰鼬,参上。”



写在后面#
 四月也算有产出w
 第一次写周练,写了一直想写的脑洞^p^

新罗是水獭是因为他有种莫名的机智x

另外,镰鼬作为日本妖怪中著名的一种,会突然呈旋风样出现,在人身上留下大量细小的割伤,但人却不会感到痛。

有传镰鼬其实是三兄弟。第一只负责把人绊倒,第二只把人割伤,第三只为人敷上草药。喜欢耍刀的临临自然是第二只(๑•̀ㅂ•́)و✧

所以少女的笑声是舞流和九琉璃哟(´;ω;`)


#补充

【噗。】【哈哈哈哈哈。】其实是临也和舞流的笑声,【哈!孤独!】【好伟大的长生不死呢~】以及【嘘。】则分别是临也、舞流和九琉璃。作为私设,修炼成精的前提是活了很久→智商up而可修炼成精(这也是为什么新罗比较年轻的原因,他只是智商比较高修炼速度比较快x)

所以实际上镰鼬三兄妹在折(纸平)原活了更久,因此会发出这样的嘲笑qwq

字数限制文力问题(这是重点)而不得不说明,影响阅读更加不好qwq

下次也请多多指教w

评论(4)
热度(19)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