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光影[12卷相关]

#想假装三月也有产出而搬运的黑历史√
#不觉得静雄和瓦罗娜是那种关系,但是临也嘴脏x



光影
feat.河懿


——你在黑夜的灯火阑栅,我在白天的暗无天日。
——各成光影。

“…你还有不够5分钟。”

“哈,先说好我可是不知道瓦罗娜和小静有一腿哦。因为光是应付小静的暴力就已经觉得麻烦得要死啦。”

从甜品店的屋顶跃到一旁的古旧公寓,快手快脚嗒嗒嗒地攀上楼顶,随后扭头。

我向你调笑。

即便你将带来死亡。

说实话临也本身对跑酷兴趣缺缺,因为池袋没有人会无聊到放着平坦大路不走而去爬屋顶。以池袋的繁荣程度,虽然路可能有点挤,却不至于人山人海叠罗汉。

呐,小静你知道吗?我可是因为你才学会跑酷的啦。

准确点,是为了躲开你。

可是为什么即使是你这样的单细胞…却同样为了我,也学会了这样的行动方式呢?

准确点,是为了抓住我。

再准确点,是为了女人抓住我。

「哈啊…又要跑得快又要顾及体力,人体结构还真是麻烦的反比例呢。」

临也俯身望着金发青年攀上了甜品屋的房顶。

动作毫无美观和技巧性可言。想以那种动作玩跑酷的人必须要拥有一身怪力和坚韧异于常人的肌肉组织。

「不过也罢…」

随后只顾花俏不顾实用的甜品屋屋顶被静雄“借力”地一剁烂出一个坑,店内醇厚甜美的气息丝丝溢出。

就像煤气泄漏一样。

「反正这场追逐的目的根本就和『逃生』无关。」

即使是怪物也是温柔的怪物——静雄小心翼翼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踩爆了几家的窗台。


来了。


「是『去死』。」

休息时间结束★

一扭头向更高处蹦哒过去,为前置重心而伸出的修长双手让人莫名产生“那小子在飞向星空”的错觉。的的确确是错觉——池袋污浊的夜空上半颗星星也看不见。但同样的,倍受光污染侵蚀的池袋夜空并没有呈现出黯淡单一的色泽也是事实。
倒像是刺目的光和混沌的影搅在一起,粘稠得像新鲜爆裂的脑浆。

瞥了夜空一眼就作出这样惊世骇俗比喻的临也往四下里望去,忍不住苦笑出声。

自己已经到达了…这座城市的最高点了吗?

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也是死胡同哦。

池袋城市的灯光满满地汇聚在他透亮的双眼中又折射出去,红褐色的双目流光溢彩…像一团灼灼妖火。

「要死的话……果然还是会怕吧,想活下来是人类的本能呢。」

「那就延长追逐的过程吧。」

「让恐惧更多更多地渗入骨髓,发酵成一锅腐烂的热汤,浇淋于人世间。」

注视着静雄逐渐加快速度。柔光般的金发在苍茫夜空摇曳出影子的轨迹。

多棒啊,多美好啊。

“将憎恨与快感…铭刻在生命最后数秒。”

——呐呐,和《黑子的篮球》不同哦。小静和临也各自是24小时的日升日落,没有什么“你是我的光儿我是你的影”那样明确的角色扮演和不可分割的羁绊啦。

狩泽曾经那样说过。她说那样才是我和静雄的日常。

——因为不甘心啦,不甘心对方的光比自己耀眼,不甘心对方的影比自己深沉…所以才那样侵蚀对方榨取彼此吧。



侵蚀吗?榨取吗?



侵蚀到对方不成人形。榨取到对方再无力与他人有联系。

明明不是恋人也没有什么暧昧关系吧。


那是什么在侵蚀彼此的理性啊?是什么在榨取彼此的感情啊?

喂折原临也你知道吗?

喂平和岛静雄你知道吗?

要怎么办啊?


看着青年冲上了楼顶,折原临也扯起了嘴角。

那么就扔开一切来结束游戏吧。



“已经…无所谓了吧!”



“折原临也你真的很烦烦到我都不想讨厌你了……但是你竟然对瓦罗娜下手了。她什么都没做好吗?你那种观察人类的趣味真是令人作呕。所以只要你和我不在同一个世界,我们彼此都会清净。”

“小静能说出这种话真是恬不知耻呢。你以为我就不讨厌你吗?你是我见过最讨人厌的生物没有之一。”

“折原临也你给我闭嘴。算我求你。别他妈再折磨我了。听着你说话就烦。”

平和岛静雄在快速逼近折原临也。
蝴蝶刀刀刃折射出的光显得异常微弱。

“喂,我不像你,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所以你能不能自己跳下去啊?”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情商智商-√3吗?还妄想和人类有交集。刚刚那是英雄救美吗?用这种方式来讨好女性?”


想和人类扯上关系?


草屡虫想和情报屋最爱的人类扯上关系?


别逗了!


“他妈的怪物装什么人类啊!”

“怪物?就凭你觉得我是怪物?那你又算什么?我跟你说啊折原临也你无论怎么爱人类也没有人会爱你这种丧心病狂。”


——若死为黑夜生为白天。


平和岛静雄冲向了折原临也。


——若生死为两界。


折原临也打开了蝴蝶刀。


——那么你在那边的世界成了黑夜,我在这边的世界做我的白天。

——算我求你,别再折磨彼此。


“喂喂小静…物理中的‘克服惯性’是个错误说法,老师强调了很多遍呢。”


折原临也闪过身去。
平和岛静雄冲出去。

“这么高的地方,就算是小静也会死啦。然后我们就各自清净了不会互相折磨了哦。”

扯低了帽子,临也对着惊愕的静雄,低低地抛出一句。

“…那就去死吧★”


——你在黑夜,我在白天。

——你身后灯火阑栅,我身后暗无天日。

——在一切太迟之后,各成光影。

End






“这种脑抽的剧情发展?成田你他妈在逗我?临也都嫁…咳咳。”
恼火地翻完在书店中从一大堆Adult Only的静临同人本中翻找出来的《Durarara!!12.5》,静雄险些要把书撕成碎纸状。
“什么又光又影的!还有我什么时候和瓦罗娜有一腿了啊!而且为什么最后我莫名其妙地便当了啊!”
好不容易写到我能揍死跳蚤那人渣了!这奇怪的逆转算个球啊!
循着从临也手机里翻到的地址找到挂有“成田”门牌的民宅后静雄咣咣地开始砸门。
“成田!开门查水表!!”
>>>>
半个月前,《Durarara 12》发售日——
“叮咚~”
“你好,成田先生。”
“啊,折原君啊…有什么事吗?”
“没有哦,只是想来和你聊聊哲♂学罢了。”
温柔笑着的青年强行闯入了民宅,锁上门后举着蝴蝶刀笑眯眯地体贴地补了一句:
“成田先生写Durarara写得很累吧?第12本有点不令人满意呢…我啊,可是顺便好心来帮你写下12.5来更正你在第12本犯下的错误噢。放心,名字用你的,稿费我只要80%…很合理吧?”
“在此之前,就请成田先生先在厕所里乖乖待两三个星期吧?不然打扰到我的创作我会很苦恼的呢。”
眉目温柔的柔和青年,无名指上戴着小小的、新买的戒指。
真·End.

评论
热度(9)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