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病患

终于没办法挽回了。
世界上有很多我无能为力的事,我一直疲倦地睁着眼睛看着它们在毫不相干的地方发生。
只是这次从毫不相干的地方移到了我的面前。



病人患了一种病,医生说我愿意一直在身边照料着你。
病人笑了。
不是什么大病,医生又说,我会照料到你好起来为止。
病人感到很难过,因为医生呢,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于是病人说,有你一直照料着我的话,不会好起来也没有关系。
医生微笑着回答,我也不希望你会好起来。
但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那以后那以后,病人一直心安理得地病着,把自己锁在白色的房间里。温柔的医生陪在病人身旁,尽管偶尔会离开,可是隔不了多久,医生又会再一次推开病房的房门。

尽管医生离去时病人有点害怕,有点寂寞。
但医生肯定会回来的,这么微笑着说服自己。







喂,人心这种东西,也可以视作赌博吧?
临也微笑着这么说。
很久很久以前,也这么认为着。
没问题的,对自己这么说,能做到的。
隔着书页偷窥的人心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呢?
好想要啊。
那些从书上看来的文字都在描绘着一个金色的世界。

我的话,有没有可能,喜欢上什么人,喜欢到什么都不顾,喜欢到想要让他身边只剩下我,喜欢到想要杀死他的人呢?
一边在想天啊你怎么这么少女。
一边在想自己有可能打心底炽热地去喜欢一个人吗?
喜欢喜欢喜欢到能让人切身感到疼痛的那种。
这一定是种精神疾病。





病人在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起那句预言。
不想相信,但又打心底摇摇欲坠地怀疑着。

医生来的日子越来越少。
距离上一次到来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吧…
…到底,什么时候又会见到医生呢……

其实啊,病人的病,并不是什么大病。
药,一直就在病人手旁。
病人可以选择吃下药,风风光光地走出雪白的病房。
亦可以选择继续期待医生的到来直到寿命的结束。
赌还是不赌,一念之间的事啊。

你明明知道的吧?医生他啊——

不会再来了啊——




只是…至少一次……哪怕一次都好,让我再次感受到疼痛吧
一定是非常珍贵的感觉。
让我明白这种心情可以抵达至精神何处,让我知道我会因此做出什么。
太多次有哪怕一点疼我就逃开了。
那么这次,让我用这双眼看下去。

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评论
热度(3)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