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向隅而泣 000[691896中心]


·说是691896,其实只是写三个人的关系。
·无CP向亦无恋爱关系√
·学习如何派糖中www
·正文为000到013.取整数哦w


向隅而泣 

feat.河懿
高高在上的诸神背开脸,对芸芸众生间澄澈的叹息置之不理。


000
[BGM/Altor-Ramine]

飞机着陆时机场上空飘着毛毛的雨,在骸前头的乘客那双铮亮的老皮鞋一脚踩错险些滑倒。他忿忿地骂了句"Damn!"。骸嗤地笑了一声,那个美国人面带愠色地回头瞪他一眼,几乎是咬着牙向他建议:

 “听我的,伙计…你太需要去精神卫生科走一遭了。”

 六道骸没有搭理他,他走快两步,转身歉腰颇具风范地伸出他那骨节分明的右手,仿佛在邀约一名柳树一样孱弱的淑女。

那个美国人看多他一眼,像看疯人院里那些总是嘟嘟囔囔的妄想症患者,咕哝着没人听清的话语,提着公文包匆匆地走远了。


“真好呢,没被淋湿。”

 “诶?…啊,可是骸你……”

库洛姆有些恍惚地抬首,墨蓝发丝挂着雨滴的六道骸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她突然感到莫名的歉意。

似乎是之前的记忆太模糊不清,一下一下的片段从她大脑皮层每个柔软的间隙离析而出,支离破碎。

在流动的澄光与萨克斯曲子的盛宴里,她只是觉得头昏沉得紧。

她弄不清如今她是怎么、以及为何坐在Costa的沙发上。蓝与红。左手边的落地窗爬满了蜘蛛网样的水痕,小小的飞机在光影间升降。

说到飞机,她的确有那么些印象……从狭小的机舱向外看,以飘着灰雨的沉重的天空为背景,风度翩翩苍白而瘦削的手向她突兀地伸出。

这一幕让她想起佛罗伦萨成群的灰鸽呼啦啦扑腾着拍翼而起,钟楼第六声悠长的鸣音七拐八弯地淹没铺天盖地的鸽群,孑然一身的她俯下身拾起一支白羽。

无论是她也罢伸出的手也罢,忽然就没由来地显得孤独而飘忽不定。

原本不是这样的,这么想着她的愧疚更深一层。

但很明显六道骸没有把她苦恼的事放在心上。相反地,他把面前的马克杯往前推了推,“你不讨厌拿铁吧,我可爱的库洛姆?还是说,”他摆出一个困惑的表情,“难道在意刚刚那个美国人的无礼?”

拿铁氤氲起浅淡的馨香,库洛姆摇摇头。

“习惯了。”

纵然知道六道骸只是象征性地丰富话题,她还是认真地回答了。随后她以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马克杯,一口一口啜着不含咖啡因的拿铁。辐射开的热量总算让她的脸有了那么点绯色,“就像紫鸢尾被红蔷薇包围一般。”六道骸打趣道。

“噗。”

简短的笑声溶在拿铁中,鼓起一个小小的气泡。

“哦,你喜欢这个比喻?”

“是的…因为很有趣。”库洛姆含着笑打开了手机,“这么说起来,有更有趣的呢。弗兰发了讯息来。

“那小子?”

弗兰是他们在巴伐利亚落脚的一个小农庄遇到的一个极具幻术师天赋的小男孩。

“是的,他说要问候法兰西国旗脸的蓝菠萝。”

六道骸挑起颀长的眉。

“那个臭苹果小子…”

库洛姆再一次笑了,将手机中的简讯拿给六道骸看。说实在的,两年来她只接过一次电话,还是六道骸打来的。当时事发突然,她都差点手误挂了电话。

看得出来她今天心情不错。



两人在Costa坐了许久。

对话有一搭没一搭地进行,话题却是随意得令人愉快。他们聊起了弗兰,骸竭力声讨八岁的孩子不该如此毒舌,库洛姆坚称那是孩子的可爱之处。话题飘飘荡荡扯到西班牙的日子,他们遇到了阔别许久的城岛犬以及千种,四人一起在寒冬的夜里以西班牙之阳光一醉方休。骸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我喜欢冬天,库洛姆也一同微笑起来。

 总而言之,骸看上去并不急着切入正题,他是个随性的人。库洛姆便与他一同打发时间。在无法言语的默契间拿铁终究在见底前凉透了,变成一杯随处可见的廉价牛奶。

“走吧,”骸突然站起身,“雨已经停了。”

 库洛姆有点讶异地看向他。

 “可爱的库洛姆想的话可以一直坐下去,可我不行。”骸摊摊手,“瞧,店员已经有点不高兴了。”

 库洛姆一声不响。

 “……难道你在担心?我结账很久了哦。”

“…骸君,有时候保持沉默比装傻来得有用哦。”

 她不咸不淡地应答,站了起身,从骸身边悄无声息地走过去。

 
 身后的皮沙发一点痕迹也没有。

骸只是看向她的背影——孱弱的背影,洁白的裙角,以及稍微有些毛躁的黛色长发——思忖着什么。片刻后他加快两步追了上去,打趣她:

“库洛姆在这一点真是不可爱呢。”

“是吗?”

库洛姆拉开Costa的侧门。阳光透过浮尘照亮她的脸。

“在这一点上,骸君也是一样的哦。”

评论
热度(4)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