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苍翠】饕餮之天·温泉玉子inラメン〜何時に君が消えるか?〜

温泉玉子inラメン〜何時に君が消えるか?〜

这是某个库库侦探暂停放送的寒冬的早晨。
纯少有的出门去上学,他出门前为真红泡好了一壶红茶。纯前脚刚踏出家门,翠星石后脚就踏入了客厅。
今天也是平和的一天。
“大概是昭和的时候的说~”窝在沙发里的真红沏了两杯红茶,受邀共进早茶的翠星石愉悦地和真红唠起了家常,自然,都是和苍星石有关的,“有一天啊,Master的老爷爷他去医院了做定期检查前给了翠星石和苍星石一些日元,说‘中午你们先自己去吃拉面’w”
“想必老爷爷一定很喜欢你们两个,”真红地端起了茶托,“把你们当亲人看了吧。”
“是的吧?然后呢他还教苍星石怎么去拉面店——小苍她还真记住了呢!(“……亲爱的翠星石,苍星石会记住是理所当然的。”)是呢,因为小苍很聪明啊…听说那家拉面店以配菜的温泉蛋而出名呢,‘试一试就好了’的期待翠星石现在都记得的说!但是我们去到拉面店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的说……!!”
真红默默地呷着杯中有些烫人的红茶,丝毫不为翠星石的吊胃口技能所动。
吊胃口技能,施展扑街。
翠星石不满地鼓起了脸,抱怨着什么嘛真红你这态度几个意思啊云云。半阖着眼的真红举起左手示意她适可而止了,随后象征性地问了句:“然后呢?”
她知道真红就这臭脾气一副高冷脸死活拉不下来,于是便自顾自地继续炫耀她众多机智史之一:
“当然会感到为难的说,毕竟苍星石那么小一只,一定会很显眼的说…可是啊,机智的翠星石!想了想!觉得!!难得的拉面!!!不能就这样算了!!!!”
“翠星石你好好讲话,要不你静静?”
“翠星石冷静得很的说。”
“那请讲。”
“然后呢,翠星石就叫出了SuiDream~可是小苍还是不明白翠星石想做什么呢。所以翠星石展开了梦境之门!!真红也想不到吧?那样的话,就能在店长的梦里吃到梦幻一样的拉面配温泉蛋了哦。
所以这次冒险的大结局呢就是我们就在梦里吃到了梦幻的拉面!!感觉味道好棒的说,翠星石的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说!”
面对翠星石大大的笑脸,真红只觉得唇间的茶汤已经徐徐发凉。
她放下茶托,缓缓地道,“真实的温暖在梦里是找不到的,翠星石。”
“我当然知道的说,”翠星石轻轻地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小牛皮靴在木板地上敲出轻快的足音,“不然怎么叫梦呢?我甚至觉得,我们存在于此,都是做梦一样的事。”

是的,人偶吃拉面,本来就是做梦一样的事情。
早已入土几百年的拉面师傅大概已经不记得自己给两个德国装束的洋娃娃上了两碗拉面这样荒诞的梦了,但好心和善意在梦中梦外都是能够延续的,他还给两个美轮美奂的娃娃上了招牌的温泉蛋。
身为一家拉面店招牌菜却是拉面中的配料,根本不是该值得骄傲的事,但盛在小碗里看起来黏糊糊的蛋明显夺去了两个娃娃的视线。
她们并非没有见过Master在家做家常的拉面,即便此刻豚骨汤底的温馨香气蔓延开来,并没有“饥饿”概念的人偶依旧会首先注意从未见过的温泉蛋。
翠星石用筷子戳了戳白色的蛋蛋。
蛋蛋晃了晃。
“看起来肉肉的说。”她给出了初步结论,“而且弹性max。”
苍星石拿起了大汤勺把其中一个温泉蛋盛起来准备做进一步探究,白白的温泉蛋在勺子里剧烈地晃啊晃啊。翠星石紧张兮兮地盯着勺中物拼命地喃喃着“要掉了要掉了!”
她满心的精力都集中在软塌塌的小东西上,就像注视着顶天之柱摇摇欲坠。
苍星石不管她,只是把勺子举到面前沉默地盯着它看。
时间一下被拉得好长好长,和她的脸一样。
漫长的研究(瞪着温泉蛋看)毫无进展,于是她抬起了异色的双眸,“请问,这个要怎么吃呢?”
德国的小朋友脑子里都是灌满肉的香肠、有些酸涩的黑麦面包还有泛着浓重泡沫的啤酒,干脆到甚至有些粗鲁的菜谱里没有这种优柔寡断的食物。
总不见得用刀叉,用勺子也没办法下口。用牙咬显得太小题大做,用舌头卷入口中就太没风度,淑女总不能一口一个鸡蛋,是的,什么形态的鸡蛋都不行。
拉面师傅明显不知道双生姐妹的想法。他从不知道哪个旮旯冒了出来,慈祥的笑意爬满了他的皱纹。
是这样的,他说,然后把碗中的温泉蛋往拉面里一倒。
呲溜——扑通。
两姐妹愣愣地看着世界,不不不,温泉蛋消失在面汤里。
沾染上汤底色泽的温泉蛋在面汤间浮浮沉沉,随即只在玉米粒和紫菜间露出温柔而小巧的白色一隅。
不起眼,分外温柔。
两人相对无言,开始默默地扒起了碗中的拉面。
规规矩矩的苍星石首先吃完了拉面,然后对玉米发起了进攻。随即她眼也不眨地将两块肥瘦十中的叉烧先后放入口中,接着是咬紫菜的轻微嚓嚓声。当她夹起的最后一根酸笋被她尽数吞入口中时,她抬眼注意到了翠星石的眼神。
“怎么了?”她用勺子盛起了碗中仅剩的温泉蛋,摇摇晃晃地举到嘴边。
翠星石没有吱声。苍星石便下意识地想去吸看似流体的食物——
“你什么时候就会消失呢?”
她勺子一抖,然后发觉到翠星石的眼神透着潮湿的哀伤。
吸食了一半的温泉蛋扑通一声落回碗中,溅起了些许面汤。
她想再度把它捞起,流出的蛋黄却已在面汤上铺开一层淡金,嘲笑着自己有点呆滞的脸庞。
而滑落入喉中的部分留下了浅浅淡淡的温暖,消失在了食道深处。


“今天的煎茶凉得很快呢。”
苍星石放下茶托。
“因为这是冬天啊,”真红注视着眼前淡红的茶汤,“真实的温暖是会凉掉的。”
“所以,我们存在于此,也并不是做梦。”她低低地补充。
“因为我们会有凉掉的那天吗?”
“嗯,我想。”
“那么,”苍星石站起身来去续茶,“在终究会凉掉的时间里,偶尔有一些不会消失的温暖,我觉得也不坏…你就姑且当我想要做一个梦吧。”


距离上一次更隔了整整半年qwq
没有明确的甜虐向,只是和基佬们共进午餐,三个人面对温泉蛋面面相觑想着要怎么吃呢地打开百度时突然想到的梗w
食用愉快!另外我比较喜欢溏心蛋w

评论
热度(22)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