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苍翠】Rinascimento·Ich spreche Deutsch,Jade Stern<<<

Ich spreche Deutsch. Jade Stern<<<<<<<<<<<<
被称作“苍星石”的少年摘下了头顶的礼帽,彬彬有礼地置在胸前。他一头深栗色的根根柔软服服帖帖,以至于他那苍白的肤色也显得柔和而不那么突兀。
他澄澈的双眼不动声色地瞟了迷惑的开门人一眼。对方正在讷讷地重复着“ci…ciao s…ciao…”少年便改了口,“你好,翠星石。”
对方好像被突然摁下暂停键。全身裹在乌黑葬服间的少女愣了几秒。然后她猛地抬起头来。
——这如翠玉一般温润而潮湿的,如玛瑙一般鲜艳而耀眼的双目……
我应当是没见过的。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回望着那双逐渐湿润的美目。对方的脸色也是异常地苍白,几缕浅茶色的发丝落在脸边。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他在心间重复了一遍地址以及主人的名字。那个名字和自己的名字极其相似,见到本人以后他也有一瞬间惊诧于异色的双眸。但他的确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亲戚,他从来没听说自己有这样的亲人——
“苍!苍星石——!苍星石!!!”
对方扑了上来,两只细瘦的手臂环上脖颈,力气之大使骨头都被硌得生疼。少女一声高一声低热切地重复着呼唤自己的名字。她的声音交融了欢欣与悲戚,听上去分外奇妙令人感触万分。
“能见到你……太好了…太好了……”
细碎的喃喃不断涌入耳中,几乎无法构成句子。
少女紧紧怀抱着近在咫尺的少年。
少年依旧瘦削而身形单薄,仿佛所有体积都只是靠服装蓬蓬地撑起。但太好了,她的确是温暖的,她的心脏她的脉搏都在跳动着,她的生命在她体内存在着……
翠星石无法自己地泪流满面,原本便尖的声音更是上升了半个八拍。她想用笑容面对久违的重逢,可是她做不到。

那场葬礼,那些紧紧咬住嘴唇的思念,积攒而未流下的泪水,她原本以为已化作海上死寂的泡沫。

苍,你可懂你的约定有多么残酷?苍,那些日月星辰和你流转眸光一同消逝,那些青苔弥漫着绝望的毒气一日一日越攀越高。都是你带来的阒寂,雨水的低吟浅唱也无从打破。

苍,你浅笑,你低语,你阖眼,你离去,从此日与夜,喜悦与悲伤,希冀与绝望,全部都失去意义,分崩离析。苍,我生来便须与你形影不离,我热爱这份不完整带从此带来了无可取代的你。你又如此绝情,为何忍得住让我的一半从此由孤独填充,自己撒手而去?

——呐,苍星石,我的妹妹……你明白我有多想你吗?


苍星石默默地任由少女在自己肩上颤抖不停。
风起了,她想。
缱绻的风在丛生荆棘间呜呜地挤过,于是那朵欲死的绿蔷薇被蹂躏散落成花瓣,无助地彷徨在风间。
对于眼前的少女,苍星石只知道她的名字。「翡翠的星星」,她在心里暗自念叨着。完全没听说过,只是在日常工作着,就在任务里收到了带有姓名和地址的纸条。那是张有着娟秀字体的纸条,然而口气却有些淡淡地傲慢。你必须得回去。那张纸条这样威胁着。你也知道,你的生活来源逐渐被掐断,所以,回去。那里的主人会毫无保留地接纳你。
你也不想饿死在街头吧?纸条上字字间透露出讥笑。
除了那不可一世的语气,没什么好否认的。她不为宫廷所雇佣,举止言谈也与当代女性不符。非贵族的资产阶级偶尔会愿意光顾她,然而那些小本生意只能让她入不敷出。虽然她是没可能饿死在威尼斯的街头,但泡肿尸体沉到水路底下也不是她所期望。
苍星石是一朵冰蓝的妖姬,不娇不艳,千年静谧,淡漠全糅杂在温柔间。她所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全部掩埋在深不见底的异色瞳眸下,海洋样的深蓝服饰吞噬所有尖锐。冷静和理智将她的感情清晰分明化作了函数图像,她的行为就是那些划得滴水不漏的自变量。
她轻轻推开了肩上的人。泪水让自己的披肩都一塌糊涂。她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满,只是对着少女,微微弯起嘴角。她的表情过于柔和以至生硬,然而她是很自然地以德语向对方言道:
“初次见面,翠星石小姐。让你久等了,见谅。”
——呐,你根本不明白吧。
Ich spreche Deutsch. Jade Stern END<<<<<<<<<<<<

评论
热度(8)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