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神奈川之城·イケ 1.7

[1.7 ]
组织脱水。
大脑变得迟钝。
心脏在胸腔内卡住。
血液在管壁凝结成黑块。
关节发出喀啦啦啦的声音。

好疼。
最后的触感汇集在一个“我”上。

好了,“我是谁呢?”

♂♀

“…真是不走运啊……”
“听说是…旅人……自己的房产…”
“……池袋最强…”
临也迷迷糊糊听到的几个短句,提供了对他的大脑来说是恰到好处的信息量。
整理只言片语的信息,需要大脑运算的过程并不复杂——在他脑子尚还一片混沌之前,手上仅有的情报无法和先前记忆串联起来。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是,即使财产引人注目,其旅人身份尚未被识破。
以及,「池袋最强」对未来行动将有所阻碍,程度未知。
以上w
临也开始试图动动他的——嗯,先是眼皮吧。干涩的眼球明显对眼皮造成了巨大的摩擦,生疼生疼的。
好像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时,一下子就变得沉重起来了,思绪。
无数的痛感【 】

——

他确认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紧缩的肺叶在胸腔噼噼啪啪地舒展开。——“哇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痛!!”干燥的唇舌无声地哀嚎着——思绪重新一股脑涌回大脑,GJ★
半眯的双眼调焦着试图看清眼前模糊的光影。慢慢地光影中出现了两个女性护士的人像——那她们嘴中的情报应该是已经传遍整个池袋,八卦新闻一样的消息了。作为暴力事件能够得到如此关注这个社会还真是让人醉心得冷漠啊,人类会对街头混混的斗殴事件报以如此热烈的关注,想必就是那个被打上了「池袋最强」的怪物吧。
呸,真的很恶心呢,好像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让我这么不爽哦?就因为一身怪力就让人类趋之若鹜吗…明明深爱着全人类甚至难看地爬回来的人是我耶。不过让折原大人这么不悦想必也有他特殊的地方吧,虽然有点、不对是全部都不爽,但是认真地加以利用,还是能成为得力的棋子吧,毕竟可是脑子里塞满了肌肉的笨蛋呵——
临也没有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凭着他的人生阅历得出了最后的推论;
这就是临也成为不了神的原因——当然这是后话。
至少现在的临也,【不知道】「池袋最强」是怎样的存在。他只关注到了逐渐清晰起来的大脑开始不满于信息量之匮乏,于是他努力再睁大眼睛,挤出沙哑的声线:“那个,请问…”
两个护士停下了光明正大的窃窃私语,一起看向了虚弱的病人,折原先生。
“啊呀呀,折原先生已经醒了啊?”
“真是失礼了呢。”
她们调笑着,好像除了发表口头的感想之词以外她们也只打算无所事事地站在这里了。临也只是耐心地弯了弯嘴角,装作、很虚弱地,挤出两个音节:“MIZU……”
“是要喝水吗折原先生?请稍微等下哦。”
两个护士结伴嘻嘻哈哈地出了病房。啊,招聘这种服务态度的护士,医院也差不多该关门了呢…会被投诉吧,大概?…
事实上,临也并不喜欢水。
他会主动要水,虚弱程度也可见一斑了。
不过临也现在能做的就是静静地、耐心地等待两个轻浮的护士把水送过来。
阳光实在太好了,从铁栅栏的窗户尽数打进来。正是池袋的午后,他感觉自己快要被烤干了。顽劣的鲤鱼从水池里一跃而出,噗嗒噗嗒地在鹅卵石上扭动着身子。啊啊,鹅卵石很光滑不错,阳光艳艳的也是向往了很久的光影,可是如果不想办法动起来的话——不想办法跳回池子里的话,会死的哦?向往了那么久的幻想乡是死无葬身之地啊,有没有觉得很讽刺啊?可即使这样你还是想跳出来啊,真是顽劣的孩子呢,幸好我不爱你。什么啊我都开始胡思乱想些奇怪的东西了么,看得见的东西也开始…只有阳光了?果然是太耀眼了…真是令人厌恶啊,有点眩晕……啊啊阳光也开始晃动了…金色的…
——金色的——
请把水给我吧——



——塞顿加入聊天室——
塞顿:听说今天静雄他发怒了?
塞顿:这是真的吗
太郎:听说好像是真的呢。
狂:哇哇哇静雄桑发怒了吗!????(‘◇’)?好怀念呢!ヾ(*´∀`*)ノ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哦?嘛嘛人的真实感想从来不会是【太好的东西】啦√
塞顿:真好呢 狂今天也这么有活力
塞顿:为什么呢?
太郎:我不太清楚啊 抱歉(´・_・`)
罪歌:对不起
塞顿:不用对不起啦
塞顿:诶诶诶!!!
塞顿:罪歌酱什么么么么么么么时候加入聊天室的?
罪歌:一直在呢
太郎:一直
罪歌:吓到你了吗
罪歌:对不起
太郎:罪歌手速好快啊
塞顿:不用对不起啦 反倒是你一直那么客气呢w
太郎:好厉害
罪歌:对不起 会注意
塞顿:扯太远了啦——!-`д´-
塞顿:有人知道为什么静雄生气吗





临也感觉自己呼吸困难,随即就是一脸湿漉漉的凉意蔓延开来。
唔唔唔?!
被人泼了一脸水。
水淌过干裂的嘴唇,流入打颤的齿间,在舌尖汇集成水珠,滚入食道。
好像复活了一样…
他费力地伸出舌舔舐嘴边的水滴。逐渐logical起来的意识默默腹诽着两个该死的护士。
(这样对待病人…我可以忍受人类,不等于我也能忍受你啊。)
(虽然你也是人类没错啦,可是人类不是你。)
(和院长举报你?…不不我也不对会招聘这种人的机构抱什么期望呢。)
(嗯,那给你送来个血肉模糊的病人?女孩子都讨厌这个吧~真想看看一脸嫌恶的表情呢。)
(最好让病人死在你们手中?真是遗憾啊病人先生要这么不负责任地死掉了。)
(所以挑个无趣的人好了…嗯嗯,那个该死的金发酒保?虽然很恶心,但还是有点用啦。看这一身怪力。)
(用完就让他死于…车祸吧,车祸就好了。)
“啊啊折原先生您这一脸水是怎么回事啊~啊啊,真是,麻烦死了,病人就不能安守本分乖乖等护士把水端过来吗?”

“诶,诶?”

临也脑中的恶意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ERROR联络中止——
——请求联络——
——ERROR联络中止——
——「???」发送失败——

——是否请求重新联络?——
——是 否——




文风出了点问题,也不知道怎么破…
想尽量走原著风,那说不定之前都要推翻重写。
每一次见到临也都有新的感想。

评论
热度(7)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