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神奈川之城·イケ 1.6

[1.6 499秒之前]

“我觉得我刚看过一部冗长的电影。那部电影剧情太过老旧,黑白的画面时不时变得紊乱更是引证了它拍摄年代的久远。”
“可是不知为何我觉得那个面目模糊的主角好眼熟…那是来自每一个细胞的熟悉感。”
“不知道为何我开始模仿他的动作。我体育细胞一直不错,不知为何模仿起来哪里有些笨拙。”

几乎是孤注一掷地飞出一把崭新的小刀,临也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或许是直觉一类的东西,那把飞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小刀斜斜地擦着路标飞过,咣当一声掉在了众人惊叫着退开的空地上。崭新的路标上留下一到歪斜的划痕,微微偏倚了轨迹。
扔不中了呢认知到此结束了结束了吗好疼啊好难受肌肉都全部撕开了吧可恶为什么碰上了个怪物啊骨头都在咯吱咯吱地响了好疼啊血液都在逆流吗疼怎么办这么疼我会死吗疼疼疼明明疼好不容易才再度回来的好疼好疼好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明明是个很晴朗的早晨,悠哉悠哉的云在忽地寂静下来的池袋一隅上空漠不关心地游过。
路人那点可怜的好奇被强烈的恐惧与排他感驱离,只留下不明所以的窃窃私语。
那些窃窃私语化作一个个平假文字只需手指轻轻一动,由看不见的网络把琐碎的流言发酵传播再串联,3.4M大小的文件被缓存到各类移动终端之中,人们小声地惊叹着,新的一番窃窃私语又由他们指尖流出。
周而复始。
可至少现在,与蜷在街头面色苍白的那个人,还有满脸绝望与愤怒的人都无关。
静雄身边再无可毁坏的公物,只有目标在面前。条件反射般的愤怒汇集到毛孔,他呼呼地喘着气,大步流星地走向全世界最该死的人。
令人作呕的黑发青年对逐步逼近的危机不做任何反应。骨节过于分明的手死死地攫住被冷汗浸湿的外衣毛边。
静雄觉得他在发抖,可认真一看的话他实际上毫无动作。
谁管你是癫痫是休克,害得我使用暴力,被痛打一顿你也该有心理准备吧!?
静雄揪起绵绵的临也,他的左手握成拳,千真万确地百分之一百地砸在了临也左侧腹上。他听见临也喉咙里咕噜咕噜地一响,随后微张的苍白嘴唇逐渐有了血色。血色扩散到临也瘦削的下巴,啪嗒一声直接染红了外衣。
他自然不可能因为一拳而气喘吁吁,但他觉得好无力。
“哪里…不太对。”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从他那里得来的、尖锐而潮湿的痛感,并未如约而至。

评论
热度(10)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