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静临】互溶

互溶
feat.河懿
1.
“临也。”
“恩?干嘛?”
“你在哪里?”
“……”
原本懒呼呼像一大扒烂泥一样窝在柔软沙发上的临也略微睁大了猩红色的双眼,先是担忧地瞄了隐在大号毛领边衣中的皮肤一眼并确定无恙后,便挪到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的金发人身边。
“嘿。”他伸出手在湛蓝色的墨镜前晃了晃,“HERE。”


2.
“妈的,刚刚那个医生在瞎扯淡什么啊——”
从心脏内不断涌现的愤怒与急于发泄怒火的欲望弥漫开来,将一丝丝的恐惧染成了同色。往身旁随手一抓,抓到酷似路灯的条状物后便想要折曲地用了力。
“哇——”
“啊啊,抱歉。小静你也真是啦,都不看看抓的是什么吗——”
蹲下身安抚好因为吃痛而嚎啕大哭的小女孩后临也轻声抱怨了一句,又像想起什么般突兀地住了口。
无心的话语却像泼出去的水般收不回来了。
将满眼戾气怒火中烧的男人浇了个透心凉。
“ですか”的上扬语调散落在池袋冬季的干冷空气中,发颤的结尾愣是久久散不去般——啊啊那是叫余音绕梁嘛?临也莫名其妙地想着——在两人间回响。

2.25
被男人狠狠撕碎成无数碎片的病历被冷风卷上天空。
在池袋晴朗的上空形成了无规则的漩涡形。


3.
(折原临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喜欢玩捉迷藏的人、)
(偏偏还是那种喜欢暴露自己却不让人抓到的恶趣味类型。)
(所以?)
(这种心情很好理解吧,好不容易把想抓却抓不到的事物抓到手了。)
(当然是赶紧吃干抹净啦。)
(不过啊那家伙最近玩捉迷藏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啊,高到连幼稚园的小朋友都会被他弄烦的吧。)
(储物箱这样狭窄的地方也藏得下了。是瘦了吗?又没好好吃饭吧。)
(不过每次他都很高兴我抓到他啊。)
(真是奇怪的家伙。)


4、
“喂喂,小静。”
“……干嘛?”
视力逐日衰退而越发焦躁的静雄粗着嗓子回了一句,但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的暴力伤害了自己竭力想看清的那个人。

虽然跳蚤终归是跳蚤,可是某次静雄半夜因噩梦惊醒过来时,发觉颈窝处湿淋淋的一大片,身下的床单也是大面积的水渍。
最重要的是埋头于颈间的黑发青年,赤裸的双肩以着常人看不出的诡异幅度轻轻战栗着。
那家伙就算白天是那副死不要脸的诱受样子,夜深人静大概也会少女心发作什么的。

果然临也稍稍沉默了一下。
(生气了嘛?)
(跳蚤最近很容易沉默啊。)
静雄尝试说什么打破这样违和的气氛,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
所有话语被推搡着退回腹中。
伴随着自己的临也的津液以及隐约可感的眼泪。


5.
一如既往地交合,欢愉。
人大脑的信息量有接近一半以上来自于双眼,大概这就是为什么盲人的其他感官敏锐于其他人数倍的原因。
因为能看到的东西不多,才能感受到临也拼命掩饰的异样。
“……临也。”
“唔恩?”
严肃心态一下没把持好坠入慵懒的微弱声线中,就像喝了高度数的伏特加一样醉醺醺晕乎乎。
所以本身便抱有怀疑态度的问题也溶解在热吻之中。


5.5
(小静他没发现呢。)
(啊啊~果然草履虫就是草履虫啦★脑子真是迟钝呢w)
(是应该高兴好还是难过好呢?)
(啊啊无所谓了吧~反正很快……很快就……)
(那家伙很快就看不见了……我也……)

5.75
“全部无所谓了吧!”


6.
视网膜接收到的光感越来越微弱。
或者说不关视网膜的事……应该是视觉神经问题?
嘁,八年级的生物学真的有用啊。
静雄痛苦地抓住自己的头发,任由眼泪盈满双目。
反正本身就近乎瞎了,所以根本不存在“泪眼模糊”一说。

6.75
“喂……死跳蚤,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吧?”
“~如果可以w。”
说起来这组对话并不发生在拥抱之下。

6.85
说起来临也已经很久没碰过静雄了。
即便是单纯的物理意义上的碰触。


7.
闹钟响起来了,定好的每天七点。
睁开双目。原以为阳光会像过去自己活过的24年一样刺痛双眼,然后流出和悲伤半点关系也没有的生理性液体。
不过那已经是“非日常”了。或者说“奇迹”。
“日常”已进化为每天无论睁眼眨眼都跟睡着时无异的黑暗。
逐渐忘却色彩的模样。
除了那家伙猩红色的眼。
“临也?”
……
没有人回答。那是异于沉默的声音,真正意义上的死寂。
“临也?!”
……
“喂喂死跳蚤你别不说话啊,这个时候 你也应该起床了是吧?!”
……
“折原临也你他妈说话啊!”
……
死寂。

6.95
“再见咯……小静。”
END.


75%
那是在沐浴时发现的异样。
明明天天有好好吃饭甚至因为每天晚上又要保持第二天蹦蹦跳跳的体力而不得不吃得更多,可是从全身镜来看是瘦了。还要瘦了不少。
嘛……奇怪的体质。
打开了花洒任由水落在了体上,临也习惯性地眯起了眼,享受着放空大脑的一刻。
然后他就炸毛了。
对面落地镜里的自己,肤色与水色相近。
不是惨白。不是“存在”的白。
而是象征着“消失”的半透明。

30%
大半的肤色已经褪去了。能够看见隐隐约约的红蓝动静脉,在体上形成了一幅非常鬼魅的画面。
倒没有血腥到看见内脏,只是全身就像水墨画被过多的水分晕开了一样消散在了空气中。
临也轻轻地叹了口气,穿上了那件换成大号的毛领边大衣,恰如其分地遮挡住了手和脚。
肤色的退散,以及逐渐……逐渐稀薄的触感。
静雄哭泣的时候他伸出了纤长的双手环住了静雄的颈脖。欢愉过后的他身无片缕,而存在又确确实实地,稀薄了一些。
(我是要…消失了吗?)
以至于静雄那样在感官方面应该有着敏锐知觉的人也没感受到那个颤抖的怀抱。

10%
静雄睡着了。
真是讽刺啊。
明明他还那么强烈地存在着却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光了。
明明自己都要消失了却依旧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光。
月光透过临也的手臂,安然地落在静雄的睡颜上。

7%
(我还不想死…)

5%
似乎声带也逐渐消失了呢。
明明自己还有那么多话想说。
明明自己很想再骂他一声单细胞,明明根本不是无所谓,明明很想他能搂着自己直到自己消失,明明很想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触感是他是他全部是他。
不过好像现在只有床单的触感。

3%
这次藏起来了,他再也找不到他了吧?
(不要啊…)

0%
“再见咯……小静。”

End.

无数惨叫回旋在房间里,寂静得令人发寒。
////////////
2013.5.21完笔
2014.8.21修改

应该是当时的应援,不太记得标题是什么了,于是用了没什么关联的“互溶”。
虽然OOC了不过我OOC地很开心!!\(//∇//)\
好想在有限的字数里表达出那种疼痛。我在改的时候真的是一边哭一边改的,有很多临也内心独白如(不要啊!!)(我还…不想……死)最后还是删掉了,觉得太煽情,不过我自己的内心是脑补得非常爽快的(笑)。
轻而易举地带过了R18的内容。我对这些方面非常苦手,也对这种事情感到厌烦了…咯咯咯,请叫我无欲无求大帅比总攻x
意识流向。其实很想说的一件事是不要光顾陷在自己的痛苦里。
觉得小静这方面说不定会很不成熟。
总之就是这样了…一提到临也我就整个人都虐到fly起,静临大法好!!临教主万岁!!临教主万岁!!临教主万岁!!
👆重要的话说三次。

评论
热度(13)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