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懿さん

こちら世界に一番可愛いの河懿さん!

 
君のいるが場所(カガミ)へ届かない 01 君之所在(镜)无法抵达 毕业那天,希邀请我一起去了京都的瓢亭。“要和绘里里吃最正宗的怀石料理!”说着这话的希笑容灿烂,毫不犹豫地翻开对学生来说实在昂贵的菜谱。 尽管早已经历了许多次,梦里的我依旧分毫不差地体会着当时的惊奇——并不是说我抗拒这些食肆;而是希,希的反常,希的反常令人惊奇。希本来绝不是个以“今天吃什么”来庆祝纪念日的人。 我们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希似乎提起了小鸟亲手制作的服装,后来不知怎么地不再提了。后来她又没头没脑地说真姬真的是个优等生,再后来… 摇曳的昏黄灯光戛然而止,朝晨的鸟鸣代替了希的低语。 只有醒来的我会记得每一次梦境的结局。...   2017年7月21日 9  
  2016年7月20日 9  
  2016年3月13日 9  
  2015年12月26日 3  
【静临】摸鱼群第九期周练[夜间行驶的列车]#历历万乡 历历万乡 歌词看这里: http://kawai-san.lofter.com/post/496e87_810b9c5 [既是BGM也是标题] 你指望列车给你什么? ——陌生人的邂逅、老朋友的重逢? ——三教九流碰撞的戏剧火花? ——理解与误会? 我一天大概会有五六个小时在列车上,每新到一个城市我便去将所有的站点跑个遍。 每个城市我停留的日子不多,至多一个月——看在札幌令人喜爱的冰天雪地与惊喜不断的创意上(它依旧保留着路面电车,真是令人怀念的“过去”)。寒风飕飕,车内的保暖系统就像一床破棉絮的被褥无济于事。 人类总会...   2015年9月6日 8  
【静临】摸鱼群第七期周练[CP五状态] 使用静临CP,写出该CP的五种状态。1.该cp的普通日常2.该cp的撒糖闪光弹3.该cp的绝望时期4.该cp的神经病发病5.该cp的色气一刻 准备好了吗? 哟西,那么开始——☆ ·普通日常 收债人的工作时间通常和电话交友的旺淡季挂钩;通常而言,开学后便是最常见的一波淡季,毕竟那些可爱的女高中生都得回去上课了。 不做文书工作的静雄在告别了汤姆先生后并没有急着回家;他顺着Sunshine60大道慢悠悠地逛,途径牛奶屋时停下脚步去点了杯热牛奶打包。 他就这么一路到Sunshine60大道的尽头JR池袋车站。再向前走便是禁烟区了,他打住脚步找了...   2015年8月24日 29 2  
【静临/静/临】七夕十个小段子 ◎ 以下是規則。一、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二、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三、 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四、寫完十題然後指定下一位。五、大功告成,發文。◎ 以下是題目。Adventure(冒險)Angst(焦慮)Crackfic(片段)Crime(背德)Crossover(混合同人)Death(死亡)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Fantasy(幻想)   2015年8月19日 5  
  2015年8月11日 5 6  
【塞夏】冗談 (上) 一片嗡嗡声。灰蒙蒙的天与腐烂了花瓣的土地交融又分开,他抬头是黛紫的天空与乌黑乌黑的秃枝树干。在眼前一跳一跳的巨大肠腔上漂浮了黑色的牛奶,胃酸泛入嘴中,内里空洞,喉咙涌上呕意—— 老爷。 业火自细碎的裂缝喷涌而出,官能疼痛叫他分不清冰冻或灼热。鸦羽上端柔软下端锋锐,吻过他所有新增的伤痕—— 老爷。 老爷。 老爷。 蓝衣影回眸笑容潋滟。 老爷。 老爷。 他迈不得步呐喊锁在喉中飘逸而出的是蓝衣影蓝背影。 老爷。 老爷。 老爷。 鸦羽。 蓝背影。 鸦羽。 黑背影。...   2015年8月11日 11 1  
【静临】Still Water 01 feat.河懿 [BGM:Maksm Mrvica_Still Water] ...   2015年8月8日 12  
【静临】神奈川之城●イケ 01 本文隶属于神奈川之城系列,此章为イケ篇。イケ的汉字写法可作「池」,而「活け」或「逝け」之类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2014.11.5不一定会很还原的原著向。食用愉快。————————————————————神奈川之城Ikebukuro. feat.河懿“您的找零。”“嗯。”“欢迎下次惠顾。”自JR池袋车站出发,东向的Sunshine60大道上遍布商铺。售货员清晰而快...   2015年8月5日 9 4  
  2015年8月4日 7  
  2015年7月27日 4  
  2015年6月1日 5 4  
【占Tag】45粉点文 一直以来都很懒散,因此能够被喜欢真的心怀感激(。・ω・。)非常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w点文cp 限 静临 塞夏 朱修 苍翠 黄黑前4个即可 不写肉 不写肉 不写肉【认真地】接下来也要好好努力(๑•̀ㅂ•́)و✧ 河懿さん   2015年5月16日 4 12  
【静临】摸鱼群第六周周练 [藏起来的证据] [HP世界观设定]-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斯-“孩子们,下课了。”隆巴顿教授一挥手,台下的格兰芬多们与斯莱特林们都如释重负地纷纷起身,收拢他们扔得满地都是的《千种神奇草药与蕈类》。平和岛静雄也是其中一员,站在鲜橙色的格兰芬多中间。他正尽可能小心地用纸巾擦拭干净自己黏糊糊的魔杖——上次他以清洁咒清洁魔杖就险些起了火。斯莱特林那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嘲笑声,“你看他那副样子,像一个脑子里塞了马粪的麻瓜。”他没有抬眼,只是咬住了嘴唇。下节课是魔法史,他得赶快收起魔杖,带着平和的好心情去听幽灵教授讲课。这当然免不了免动作慢,而斯莱特林的大队人马已经收拾好课本与魔杖,浩浩荡   2015年5月7日 9 1  
【静临】摸鱼群第五期周练[鸡尾酒会效应] 私设:动物可修炼成精:) 奶白的雾气自池袋底部自下而上袅袅升起,温暖又湿润地笼罩住整个平和岛时,已然慢了徐徐降临的夜幕一步。 岛主静雄“呵——”地伸了个懒腰,周身筋骨“噼里啪啦”地舒展开来,听着令人酥麻又惬意。悠悠漂浮在水面上的新罗瞅了瞅多年的老朋友——他一屁股坐到了岸边柔软的草地上,微风轻缓拂动了挂了晶莹露水的草叶与他干净柔亮的淡金发丝——爪子往映满繁星的水面一拍,从破碎的光斑间掏出一条银亮亮的小鱼。 “来条鱼?”说着他把鱼往岸边一抛,“夜宵。”他的声音清亮又悦耳。 静雄双掌合十拍住了小银鱼。 啪、啪啪。 噗。 哈哈哈哈哈。 趁着静雄一愣的瞬间,鱼扑棱棱地拍了静雄一脸...   2015年4月29日 19 4  
  2015年3月29日 4  
  2015年3月22日 3  
【静临】光影[12卷相关] #想假装三月也有产出而搬运的黑历史√#不觉得静雄和瓦罗娜是那种关系,但是临也嘴脏x光影 feat.河懿——你在黑夜的灯火阑栅,我在白天的暗无天日。——各成光影。“…你还有不够5分钟。”“哈,先说好我可是不知道瓦罗娜和小静有一腿哦。因为光是应付小静的暴力就已经觉得麻烦得要死啦。”从甜品店的屋顶跃到一旁的古旧公寓,快手快脚嗒嗒嗒地攀上楼顶,随后扭头。我向你调笑。即便你将带来死亡。说实话临也本身对跑酷兴趣缺缺,因为池袋没有人会无聊到放着平坦大路不走而去爬屋顶。以池袋的繁荣程度,虽然路可能有点挤,却不至于人山人海叠罗汉。呐,小静你知道吗?我可是因为你才学会跑酷的啦。准确点,是为了躲开你。可是为什么即使...   2015年3月7日 9  
【苍翠】饕餮之天·青ぃ太刀魚 ~コノママデハイイ~ 青ぃ太刀魚 ~コノママデハイイ~历史上有过几场著名的筵席。最著名的是耶稣与十二门徒的最后的晚餐,神之子叹出一句“你们中有人出卖了我”使得信徒们神态迥异;谈及东方古国之鸿门宴,引以作乐的刀光剑影下是志在沛公的狠辣;而泰门在穷途末路的最后一场盛宴上,将开水泼向巅峰的门客,将自我埋入日暮的树洞。因此,我不喜美酒佳肴,觥筹交错,头昏脑胀。樱田纯是个宅男,三年来未曾踏出过家门一步,唯一的兴趣爱好是网购并且不付钱。从以上三句话能够得出“这小子绝对不讨人喜欢”。真红语。翠星石附议赞同。而这个“从头到脚都讨人嫌”的少年近日似乎有了点闲钱——根据雏莓的说法,纯最近似乎日日忙于裁缝布偶洋装——网购终于给钱了。躲...   2015年2月20日 16 2  
  2015年2月11日 3 1  
病患 终于没办法挽回了。世界上有很多我无能为力的事,我一直疲倦地睁着眼睛看着它们在毫不相干的地方发生。只是这次从毫不相干的地方移到了我的面前。病人患了一种病,医生说我愿意一直在身边照料着你。病人笑了。不是什么大病,医生又说,我会照料到你好起来为止。病人感到很难过,因为医生呢,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于是病人说,有你一直照料着我的话,不会好起来也没有关系。医生微笑着回答,我也不希望你会好起来。但这一天迟早会到来。那以后那以后,病人一直心安理得地病着,把自己锁在白色的房间里。温柔的医生陪在病人身旁,尽管偶尔会离开,可是隔不了多久,医生又会再一次推开病房的房门。尽管医生离去时病人有点害怕,有点寂寞。但医生肯定会...   2015年2月10日 3  
  2015年2月9日 3 3  
  2015年2月8日 4 4  
向隅而泣 000[691896中心] ·说是691896,其实只是写三个人的关系。·无CP向亦无恋爱关系√·学习如何派糖中www·正文为000到013.取整数哦w向隅而泣 feat.河懿高高在上的诸神背开脸,对芸芸众生间澄澈的叹息置之不理。000[BGM/Altor-Ramine]飞机着陆时机场上空飘着毛毛的雨,在骸前头的乘客那双铮亮的老皮鞋一脚踩错险些滑倒。他忿忿地骂了句Damn!。骸嗤地笑了一声,那个美国人面带愠色地回头瞪他一眼,几乎是咬着牙向他建议: “听我的,伙计…你太需要去精神卫生科走一遭了。” 六道骸...   2015年1月24日 4  
【苍翠】饕餮之天·温泉玉子inラメン〜何時に君が消えるか?〜 温泉玉子inラメン〜何時に君が消えるか?〜这是某个库库侦探暂停放送的寒冬的早晨。纯少有的出门去上学,他出门前为真红泡好了一壶红茶。纯前脚刚踏出家门,翠星石后脚就踏入了客厅。今天也是平和的一天。“大概是昭和的时候的说~”窝在沙发里的真红沏了两杯红茶,受邀共进早茶的翠星石愉悦地和真红唠起了家常,自然,都是和苍星石有关的,“有一天啊,Master的老爷爷他去医院了做定期检查前给了翠星石和苍星石一些日元,说‘中午你们先自己去吃拉面’w”“想必老爷爷一定很喜欢你们两个,”真红地端起了茶托,“把你们当亲人看了吧。”“是的吧?然后呢他还教苍星石怎么去拉面店——小苍她还真记住了呢!(“……亲爱的翠星石,苍星石...   2015年1月9日 22  
【苍翠】饕餮之天·BROWNIES ~Cake?Cookie?~ Tip系列文 不定期更 看脑洞阅读之前 请和我一起大喊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 以上。feat.河懿 BROWNIES ~Cake?Cookie?~偶尔晚点睡会变成坏孩子吗?并不会的。那,也就是说…苍星石不介意晚点睡的说?…我以为你是在担心自己变成坏孩子呢。翠星石不在意这些事,但是翠星石最重要的妹妹可是乖孩子的模范呢~抛开这个不提,什么事吗?啊咧?苍星石竟然直接…嘛算了,可以陪翠星石说说话吗?可以的。顺便一提,你嘴甜的那一套我比谁都要清楚。是吗?嘻嘻~ 真红和雏莓早已道了晚安,合上了皮箱。关系格外好的双生姐妹面对面语速飞快地低声交谈着——大概是苍星石在哄翠星石乖乖睡...   2015年1月5日 8  
【苍翠】Rinascimento·3人のテント 3人のテント“都到齐了呢。”“大概是呢~”“……”“还是老样子啊。那么我直接切入正题了。”“……”“您即使不说我们也知道哟。是「永生」的事,对吧?”“猜错了可是要惩罚的呀。”“…「公主」的事。”“嗯嗯,不过猜对了也没有奖励呢。「公主」的事宜我听说还没落定是吗?办事效率还真令人不忍直视呢。”“请自重。”“您也是一份子,请不要妄自菲薄哟。何况美丽的少女尚未聚齐,「公主」又从何谈起呢?”“那就不必等待,直接开始便好。”“呼呼~您这话还真是轻描淡写呀。其实心里又急又不甘得要命吧?”“你没资格这样问我哦,况且你也知道了吧。”“……”“是呀。”“哦呀,别故作...   2015年1月5日 6  
【苍翠】Rinascimento·Garten-orientierte Garten-orientierte“人生来就会死,所以没什么可怕。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苍星石踩着凳子将窗帘拆下。大片尘埃与她淡漠的声线一同抖落。洪水般的晴好阳光一口气洒入小小的屋子,将那些飘飞的尘埃尽数映出。“……呐,苍星石你…不相信永恒吗?”发话者停下了手,犹犹豫豫地抬头看向站立在大片逆光间的人。“恩。”对方自顾自答道,手里的拆除工作顺利进行如流水。流水总无情。“…那,神呢?你相信神吗?神会救赎一切哦!”莫名其妙地,她的声音雀跃起来。“不信。”苍星石的语调温和,却坚定得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2015年1月5日 8  
【苍翠】Rinascimento·Ich spreche Deutsch,Jade Stern<<< Ich spreche Deutsch. Jade Stern被称作“苍星石”的少年摘下了头顶的礼帽,彬彬有礼地置在胸前。他一头深栗色的根根柔软服服帖帖,以至于他那苍白的肤色也显得柔和而不那么突兀。他澄澈的双眼不动声色地瞟了迷惑的开门人一眼。对方正在讷讷地重复着“ci…ciao s…ciao…”少年便改了口,“你好,翠星石。”对方好像被突然摁下暂停键。全身裹在乌黑葬服间的少女愣了几秒。然后她猛地抬起头来。——这如翠玉一般温润而潮湿的,如玛瑙一般鲜艳而耀眼的双目……我应当是没见过的。他什么也没说,只是...   2015年1月5日 7  
【苍翠】Rinascimento·Lei parla italiano, Lapislazzuli Lei parla italiano, Lapislazzuli Stella阳光正是晴好,大片大片地挥洒于神邸宠爱的世间。一池温润的白云晃晃悠悠,隐进了池边丛生的水草间。这是池塘从神那里得到的恩惠。偶尔还能照映出一整轮弦月。然而池塘的主人已近一年未曾享受过这般恩赐。那栋二层的木屋已有了青苔的足痕,窗帘被拉得密不透风。阳光只是无可奈何地流转而过,雨水也只是淡漠地滑落,谁也没有意思穿透这些木头带给屋内那些枯涩生命神的问候,只是每日都例行公事罢。屋内有一位身着丧服的少女。附近的人都熟识这名有着和善笑容的...   2015年1月5日 6  
【苍翠】Rinascimento·Sogno di Dio feat.河懿Sogno di Dio呐,你说愿意用一切东西换回她的生命吗?我听见你的愿望了哦。是…你不会后悔吗?给出一切东西,变得一无所有,仅是换回她的生命?我不在乎……她在故我在。她不存活于世上,我又该怎么办?哦?你们不是双子吗,不是缺一不可吗?你不在,再度迎来光明的她又何去何从呢。她……她和我不一样。你不知道。她比我坚强太多,她会活着、好好地活着,一如我所希望的;而我却不行。听上去还真是壮美啊。……你只是来打趣我的吗?我愿意给,我什么都能给!求求你,我不要她死!哼,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呢。……也...   2015年1月5日 7  
  2014年12月26日 3  
【静临圣诞贺】F.Y.I. F.Y.I.feat.河懿Merry Christmas^q^————————————“今日,池袋有雪。”目光转向窗外雾蒙蒙的池袋,真不像有雪的样子——静雄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宽大温暖的掌心贴上落地窗,手一移开,他看见了黑得透亮的池袋夜空下华灯初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先入为主的错误。沙发另一侧,放在座机旁边的手机唱起了幽平出演电影的主题曲,断了一声又若无其事地继续。静雄放下手,走过米色的沙发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烟,单手娴熟点燃香烟时烟草的香气同汤姆桑的“嘿,静雄你有空吗”一同袅袅升起。“啊,是的。”“今晚要陪家里人吗?”“不用的。有事吗?”他对他友人一般的前辈还是...   2014年12月25日 3 2  
【静临】神奈川之城·イケ 1.7 [1.7 ]组织脱水。大脑变得迟钝。心脏在胸腔内卡住。血液在管壁凝结成黑块。关节发出喀啦啦啦的声音。好疼。最后的触感汇集在一个“我”上。好了,“我是谁呢?”♂♀“…真是不走运啊……”“听说是…旅人……自己的房产…”“……池袋最强…”临也迷迷糊糊听到的几个短句,提供了对他的大脑来说是恰到好处的信息量。整理只言片语的信息,需要大脑运算的过程并不复杂——在他脑子尚还一片混沌之前,手上仅有的情报无法和先前记忆串联起来。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是,即使财产引人注目,其旅人身份尚未被识破。以及,「池袋最强」对未来行动将有所阻碍,程度未知。以上w临也开始试图动动他的——嗯,先是眼皮吧。干涩的眼球明显对眼皮造成了巨...   2014年12月9日 7  
  2014年11月13日 12  
【静临】神奈川之城·イケ 1.6 [1.6 499秒之前]“我觉得我刚看过一部冗长的电影。那部电影剧情太过老旧,黑白的画面时不时变得紊乱更是引证了它拍摄年代的久远。”“可是不知为何我觉得那个面目模糊的主角好眼熟…那是来自每一个细胞的熟悉感。”“不知道为何我开始模仿他的动作。我体育细胞一直不错,不知为何模仿起来哪里有些笨拙。”几乎是孤注一掷地飞出一把崭新的小刀,临也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或许是直觉一类的东西,那把飞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小刀斜斜地擦着路标飞过,咣当一声掉在了众人惊叫着退开的空地上。崭新的路标上留下一到歪斜的划痕,微微偏倚了轨迹。扔不中了呢认知到此结束了结束了吗好疼啊好难受肌肉都全部撕开了吧可恶为什么碰上了个怪物啊骨头都在...   2014年11月6日 10  
  2014年10月10日 3  
  2014年10月4日 2  
【塞夏】Opium Opium feat.河懿 夏尔去过刘的烟馆,并极其吝啬地只留下四个字的评价:醉生梦死。 对此塞巴斯蒂安表示不置可否。 猫女们以如梦如幻的声线反复吟唱着法文歌曲,略微沙哑的嗓音似是罂栗般令人沦陷其中。此起彼伏的合唱也好,时高时低的独唱也好,都在重复一首极其单调的曲子,但并不令人厌烦。 “Mon opium,pas de sérum,mon opium,opium.” 不过夏尔以极其坚决的态度拒绝了刘的“邀请”,推开了反反复复戳过来的烟枪。 他的理由是上了瘾,就输了。 他夏尔·凡多姆海恩绝不容许在任...   2014年8月22日 14  
【临独】[新视角]献花 #提到临也##渣短打#献花 feat.河懿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们能不能成为非常谈得来的怪友呢?岸谷从黑影的摩托上翻下时这么想着。医用的白大褂衣角指地…指着灰黄的土地。“塞尔提不去吗…是啊,你很讨厌那家伙呢,事实上我也并不怎么喜欢他。”岸谷拿起一束花。八月骄阳的曝晒早已使花脱水失色。但他没怎么在意地缓缓开口了:“但我还是看过他怎么一路走到黑的,所以。”如果有来生的话,还能再遇到简直太不幸了。他说的是实话。折原临也就是这样的人,与他有所交集便是一切灾祸的开端。医者白净的大褂轻轻摆动着,在铺满碎石的小道上投下一小片影子。空气烫得灼人。塞尔提的话在树荫下等着我就好了哦,我去十分钟就回来。嗯…如果能开车进...   2014年8月22日 4  
【静临】互溶 互溶 feat.河懿1.“临也。”“恩?干嘛?”“你在哪里?”“……”原本懒呼呼像一大扒烂泥一样窝在柔软沙发上的临也略微睁大了猩红色的双眼,先是担忧地瞄了隐在大号毛领边衣中的皮肤一眼并确定无恙后,便挪到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的金发人身边。“嘿。”他伸出手在湛蓝色的墨镜前晃了晃,“HERE。”2.“妈的,刚刚那个医生在瞎扯淡什么啊——”从心脏内不断涌现的愤怒与急于发泄怒火的欲望弥漫开来,将一丝丝的恐惧染成了同色。往身旁随手一抓,抓到酷似路灯的条状物后便想要折曲地用了力。“哇——”“啊啊,抱歉。小静你也真是啦,都不看看抓的是什么吗——”蹲下身安抚好因为吃痛而嚎啕大哭的小女孩后临也轻声抱怨了一句,又像想...   2014年8月21日 13  
 

© 河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